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记个脑洞

一直想写原耽来着的…灵感来源于历史老师上课扯淡的一句话:如果班主任是皇帝,那班长就是左右丞相…blabla…由于校园生活实在过于离奇…每天都发生很多事…才想写下来,顺便泄愤。
这家国天下,不只是江山易主三言两语的事呀。
正在把手写转成文档,转完就发。
占tag抱歉

一个暂时告别帖

其实不能算真告别,因为周末回家还会看的嘛……不过…贺兰兰明天就要上学了……我已经感觉到高考一轮复习练习册向我招手……我才高二为什么要看这些…
学校不让带手机,而且我住宿,所以我放空找找灵感再回来写吧……不要嫌弃我啊各位大大😭可能以后不一定都是绣春刀或者前半生的文了,我比较杂,喜欢看帅哥😍但是这两个坑也不会弃的还会回来写😁唉真的难过,以后就没有这么长的暑假了真的是…讨厌…
等我回来泡茶吧诸位。我回学校用绣春刀荼毒下一届汉社学妹去了😏咱们江湖再见吧😄

曾是并肩看花人 (你到底是谁 后记)

拖拖拉拉地,总算是写完了。在开发番外之前,想趁着刚写完的时候写个后记,像聊天一样说说心里话。 
先谢谢各位的评论和小红心还有看过文章的所有人,谢谢你们陪着这篇文章里的四个人,也陪我走下去。 
要完结的时候有宝宝觉得很不舍,觉得还可以再拓展,可以写幕后boss黑暗计划时空错乱…然后在放飞自我的路上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一去不回头。 
但是我心里有一个结局,我认为是最好的,仅是我个人意见,不要打我…本来这篇文章不是特意虐人的(等等那以前的…(我暴露了什么……)这不重要……从预告开始,至少到第四章都是比较欢脱的,后面的转折我等下解释。也算是个新视角吧,好像还没有把这两对乱炖的,写出来图个乐呵逗个趣儿,足够了。 
 
谁都没想过有一天会见到与自己相隔几百年的人,还要和他朝夕相处。刚开始肯定会鸡飞狗跳闹一阵子,但生活就是生活,还是要步入正轨的,那麻烦也就来了,比如裴纶开会看报表和陈俊生杀人。 
假如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爱人的灵魂变成另一个人的,会有什么感受?明明有着一样的脸,一样的声音,可就不是他。 
一直想写晨练感情线的,但是害怕把沈炼写成渣男。所以最后就是文章呈现的那样,隐忍的感情随着这个过客的离去,彻底被埋藏起来。日子还是继续柴米油盐地过着,只是那一颗小石头激起的波澜难以平复罢了。在我看来,并不是要把感情写得那么明显才能够表现出来的。 
 
就像贺涵一直记得裴纶看似开玩笑但却认真请求的事,裴纶也难得不是杀气腾腾的锦衣卫百户样子。 
陈俊生烧漏的屋顶是沈炼补起来的,但沈炼失踪以后人们发现屋顶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漏洞。沈炼其实不想他走的,裴纶做饭那里有个设置就是陈俊生刚学会做饭,所以早餐不可能那么丰盛,这个一定是裴纶。 
沈炼从此销声匿迹,几百年后陈俊生走过当年和沈炼并肩走过的古刹,看见沈炼留下的刀。 
沈炼得知裴纶死讯一夜白头,贺涵陈俊生二十年依旧风雨相伴。如果非要问我到底谁和谁是一对,我也不知道。 
时空的错乱交替,让本不相干的四个人,命运并轨。我倒是觉得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样子。 
看剧的时候每个人对角色都有不同的认知,我不能够让所有人都一起想象文章里的四个人到底是什么性格什么形象。这个结局…也会有人觉得写得不够好……但在我心里也没有更好的了。古刹寻刀是写第五篇时想好的结局,想知道大家看了是什么反应。 
心里空落落的吧?有苦说不出那种是吧?千言万语涌到嘴边可就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心里没来由地难过,扼腕叹息唏嘘不已? 
 
我走了。抱歉打扰了你的生活。不知道我走了以后你过得怎样?终于吃上可口的饭菜了吧。我跟贺涵,二十年前答应你们的事,现在来完成了,可别怪我呀。 
我把二十年前我们走过的路又走了一遍,山水还在,不过早已物是人非罢了。 
我去寻了你说的古刹,你猜我发现什么了? 
是你的雁翎刀。 
好久不见,沈炼。 

 ——陈俊生 
 
“风雨并肩处,曾是今春看花人。” 
 几百年光阴,不过梦一般短暂。
---------------------------------- 
这段时间谢谢你们,文章虽然虐,但是希望你们的现实生活甜到上天甜到掉牙,愿你们一生平安喜乐。 
我只是个说故事的看客。 
他日有缘,江湖再见。 
 
欢迎评论,可以把感受写在下面告诉我也可以私信我,来者不拒😘意大利炮除外。大家都是文明人。净化荧屏世界和平,谢谢。

你到底是谁?!(七)

不出意外的话,这章为止,就结束了。说着再也不见的话,未必不会再见,说话太绝对,老天爷是会罚的哟😏 我开启了光之屏障你们打不到我🤣

------------------------------

陈俊生喝了酒,只觉得困的不行,也不记得自己倒在哪了。隐约觉得有一个人把他背了起来,那个人很瘦,肩膀的骨头硌的他脸疼。不过好处就是步伐挺稳当的,自己一路上竟然还趴在人家肩膀上睡着了。真是心大。

好像是走到了什么地方,有熟悉的油灯味道,那人把他放在炕上,还一不留神踢到椅子把他弄醒了。



“沈炼……?”他含糊不清的喊着,嗓子似乎肿的说不清楚话。

“诶。怎么了?”沈炼的身影模糊不清,在灯光里一晃一晃的,晃得自己眼睛疼,脑子也疼。

“太亮……”他想抬起手来遮光,却发现手沉重得不听使唤。

“你喝醉了……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沈炼无奈的笑着说,把油灯挪开了一点,手上拿着湿毛巾给陈俊生擦脸,侧着身子挡了一些光。

“我才没有……今天多尽兴啊……没喝多少呢…”

“行行,今天是有够尽兴的了。”沈炼开了窗子,一丝凉风透进来,夹杂着草木清香。

“风真好……”

沈炼没应他,收拾了东西便吹了灯。

“月亮也好……”

“嗯。”沈炼低低地应着。

“你也好……”

“……”

沈炼抬头看着炕上熟睡的人,半边面孔在月光的笼罩下,似乎不像是真实的一样。他轻轻走过去,给陈俊生盖上被子,掖了掖被角。

我好么……

“沈炼……”那人低吟。

“嗯?”

“谢谢你……”

说罢便合上眼睡着了。

他大概没有听见沈炼若有若无的那声叹息。



“大官人…我再给你唱一首呀……”裴纶醉的不轻,幸好没让他碰任何长条尖锐物体,不然今天他俩恐怕就要以危害公共安全被逮进局子里去了。

“裴官人…裴百户!睡觉!”

“你怎么这么粗鲁……”

“……别唱了,我不是大官人!”贺涵觉得奇怪,这裴纶莫不是逛窑子逛多了脑袋也不对了吧。

“嗯哼哼……”裴纶把脸埋在被子里哼哼唧唧的。

“真受不了你……就这一晚!不许唱歌!”

“诶嘿嘿嘿嘿嘿嘿……”

“……”你把你自己灌醉为什么要让我流泪!





一大早上,陈俊生就醒了。他睡眼朦胧的,觉得怎么外面这么亮?

不好!定是日上三竿了!今日不是休沐,述职肯定要迟到了!

“沈炼…沈炼!”

无人应答。

“沈炼!”他心里一惊,瞬间睡意全无。

这里不是沈炼家!?

没有发霉的横梁,没有木榻,没有火炕…白色墙壁,白色大床……

“裴纶你大周末的不加班难受是不是……”从被子堆里冒出来了一个鸡窝,然后是贺涵的脸。

“贺涵?!”

“裴纶你是不是非要上班才有意思?要上班你自己去。”贺涵无辜被埋,窝了一肚子火,“大清早的发什么疯……”

“贺涵!我是陈俊生!”



“啪!”

“你打我干嘛!”陈俊生委屈巴巴。

贺涵惊呆了。竟然没有还手?竟然没有把自己死死按着暴打一顿?竟然还有点可怜?

“俊生…?”

“嗯。”

“我不是做梦?”

“你说呢……”陈俊生揉着脸,继续委屈巴巴。



“贺涵…几点了…”裴纶一边碎碎念着一边睡眼惺忪地下床。

结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裴纶踩到了地上的沈炼。

沈炼梦到自己办案的时候被一个倒下的酒楼给埋了,砖头压的生疼。不过这个疼也太逼真了吧……怎么还有人叫唤……睁眼一看……

“沈炼你睡地上干嘛?!”

“我不睡地上睡哪儿呀……”沈炼揉揉胸口又揉揉眼睛。

“踩着你了,没想到你在地上…”裴纶扶起他。

“每天我都在地上什么没想……嗯?你不是……”

“在下南镇抚司百户裴纶,见过沈大人。”

这贫嘴的腔调,果真是裴纶?

“那你去做个饭吧,我饿了。”

“……大清早就使唤人家。”



沈炼彻底清醒了,匆忙洗漱之后坐在炕沿上发呆。

裴纶回来了……?那陈俊生…就这么走了……?这么突然……

沈炼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陈俊生的到来在他生活里留下了不轻不重但是不能抹去的一笔,抹完这一笔以后就消失了,像是从未来过一样。

裴纶把早饭放在桌上招呼沈炼去吃。

“那屋顶该修了,都烧漏了。”

丰盛的早餐打破了最后一丝幻想。

裴纶确实回来了。

陈俊生…也确实走了……



贺涵在餐桌上跟陈俊生不停的说着这些日子没有他心里有多苦,裴纶有多能搞事…陈俊生心里也想着贺涵,但却不能抑制地想着另一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心里有些空落落地难受。

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不是么?

自己也确实把记忆也带回来了不是吗?

他倒宁愿自己什么都不记得。



天地清如霜竹上雪渐化无,

我与君不复相见如朝露。



裴纶依旧絮絮叨叨地谈着那个世界的故事,沈炼静静听着,像从前一样。只是心绪却不能像从前。他从只字片语当中知道那个世界的陈俊生过的什么生活,这些随风而散的话语是他和他唯一的联系。

然后什么都没有了。



屋顶上的漏洞是沈炼自己修的,修得很慢很慢,好像不舍得修补好一样。他怕一旦修完,那人留在这里的痕迹就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

但总有一天是要补好的。

那就补慢一些。



“裴纶做得不错,你的工作量倒是减轻了一些。”

“嗯,我还要谢谢他是吧。”

“谢我就行,他不干的我都干了,我打了两份工呢,你是不是要补偿我?”

一块肉饼飞向了对面的盘子。

贺涵:委屈巴巴。我是要亲你啊!



算了,就当自己什么都不记得吧。



“有空的时候去给裴纶上柱香吧。”

“……什么?”

“我答应过他。”

“行。”



大明崇祯九年五月,南镇抚司副千户裴纶追逃过程中坠崖,以身殉职。

沈炼一夜之间白了头。他醉了三天三夜,差点醉死过去。

大明崇祯十一年三月,北镇抚司副千户沈炼追逃过程中失踪,失踪地点同两年前裴纶坠崖的地方在同一片山区。此后无人知道他的踪迹。

镇抚司清点财产时发现沈炼家中除了一些画作,一把雁翎刀以外别无他物。据称沈炼实际上一贫如洗,因为人们发现他家厨房的屋顶是漏的。



随着盒子关上的“咔啦”声响,被画着朱砂的“锦衣亲军”腰牌被永久封存,档案也一并销毁。

锦衣卫沈炼裴纶,从此在历史上销声匿迹。

这世上再无人知晓。



线香燃起,丝丝青烟直升入天。

陈俊生跟贺涵来到一片荒山,来赴二十年前的约。

“明朝时候,这山里有个老和尚,特别喜欢收藏丹青,据说这寺里还有一把绝世宝刀。只是不知道这古寺还在不在了。”陈俊生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声说。

“去看看吧。”

熟悉的路,熟悉的水,熟悉的古刹。只不过物是人非罢了。

“二位施主请进。二位施主是来求画的还是…”开门的是一个小和尚,看着机灵的很,

“听闻这寺里有一把绝世宝刀,不知传言是真是假?”贺涵开口问道。

“宝刀是有,绝世则未必。出家人不看重这些,只是当年住持一直珍藏着,说是一个常来求画的施主留下的。”小和尚约莫十三四岁,说话却挺稳重。

“敢问那施主姓名?”

“抱歉,小僧不知。”

“二位施主若是要寻刀,请随我来。”

“你要看么?”贺涵侧头问道。

“嗯,想去看一下。”

“那我一会儿在那棵树下等你。”

“你小心点儿。”



陈俊生跟着小和尚拐了好几间屋子,终于到了一个古朴的房子前。这里不似别处,虽然没有匾额,但是也不破旧,定是有年年维护的。

“施主,宝刀就在里面。施主看时小心,切莫伤了自己。”小和尚行了个礼,侧身在门口等候。

房子挺小,里面有一个红绒布铺着的桌案,上面也只有一个架子,架上的恐怕就是那把绝世宝刀了吧。

平平无奇。果真不是绝世。

再细端详,又觉得眼熟,那雁翎刀上的花纹似乎在哪里见过。

心里虽然有一个答案,但因为年代久远,不敢肯定。

再细看时,刀鞘上隐隐约约刻着一个字,无声的诉说它的主人是谁。

“…沈…”陈俊生轻轻地念了出来。

…我们还是见面了。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施主,是否身体不适?”小和尚眼睛圆圆的,关切地看他。



“只是遇见故人罢了。”



全文完



贺兰宁晖

于17-8-22夜

------------------------------------

郑重的写下全文完三个字,如释重负。引用了NL不分的歌词。会有一篇后记,但是番外看心情(时间)😂,作为穿越世界没写完的补充也不一定。谢谢喜欢我文章的你们。

希望可爱又善良的你们永远平安喜乐。

谢谢。

你到底是谁?!(六)

没完!这章不是完结!别动手!你动手我就…给你拜年了!

……有宝宝说他们会不会思念彼此…你猜? 关于街上的所见所闻都是根据周密《武林旧事》写的,朝代有出入不过已经尽量避开了。考据党放过我。

--------------------------------

昨天答应过陈俊生,今天陪他出去逛逛。沈炼一大早便起来,换好衣服,蹑手蹑脚地出了门。

眼见着外面的衣服快干了,赶紧收进来;地上尘灰多了要赶紧扫扫;给二黑添上水,把大门开了…

“你起的真早,我以为休沐日你会再睡一会儿。”陈俊生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揉着眼睛望他。

“不是要出门嘛……先收拾好了才放心出去……”沈炼看他睡眼惺忪的样子,不禁失笑,“你快去洗漱吧,我们可以出去吃早饭。”

“昂……”陈俊生一边打哈欠一边应着。



虽然是早,但是街上已经热闹起来了。各种职业的小经纪在街上吆喝宣传自己,酒楼也都开张挂出旌旗…这一切,陈俊生只在无聊狗血的古装剧里看到过,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繁华都市是个什么样子,他目不暇接的样子逗乐了沈炼,“当心撞着人。”

“真是繁华啊……我从来没见过……”

“好了好了,别光顾着饱眼福,还要饱肚子呢。”沈炼这一说才把陈俊生的视线拉回前方。

羊脂韭饼、科斗细粉、玲珑双条、七色烧饼、糖叶子、豆团、麻团、辣菜饼、煎白肠、水晶脍……一路上都是美食,依着陈俊生的意思,看见有什么好的就买,一边走一边吃,反正还要去赏景,不耽误这点时候。

“随你。”沈炼今天就是负责带路兼给钱的。



很遗憾,裴纶和贺涵并没有享受到他们的休沐日,也就是周末。

“周末加班是现在的传统吗?”裴纶丧着一张大脸,苦兮兮地说。

“不是。我们这样的公司不存在周末,要有也只是一天半天的小休息罢了。”贺涵并不打算理会这个随时要溜走的人。

裴纶老老实实坐在办公桌边,打开电脑看那些让他头疼的文件。

“行啦,大不了晚上再请你喝一顿。”

“好……”

“但是不许耍刀!”贺涵打断了裴纶的话。

“你还记得呢……我不是也没伤着你嘛……”

“你说我记不记得!?”贺涵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夜晚,刀花转出来的风吹起自己刘海的那个瞬间,他以为自己阳寿将尽。

“好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了。”裴纶赔着笑。



“这皇城内哪有什么景致,不如我带你去个地方。”

正说着,他们来到一座深山里。

“这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沈炼开口说道。

“有个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沈炼白了他一眼,“这个老和尚是住持,你见到的画都是他给的。”

“我一直以为出家人的丹青都是佛道为主……”

“如今可算开了眼界吧?”沈炼偏过头去看他。

“还有这深山竹海,真是个避世的好去处,在这里修行,定是要得道的。”陈俊生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纯粹的美景,在现代可什么都没有了。

美景实在震撼,二人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叨扰了这世外仙境。

“我真想不到,你竟然也会有这么'心如止水'的时候。”陈俊生戏谑地说着。

“我身上背着那么多条人命…哪里还能心如止水了…”沈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在做锦衣卫前,是上过战场的…”沈炼把从前的事娓娓道来,陈俊生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话,好像是在听说书人讲故事,又好像是一个遥远的声音,飘渺的讲述历史。

不知不觉间,走过了竹林,走过了溪流,走过了古刹,走出深山。

“光听我说话,是不是挺厌烦的?”沈炼笑着偏头看他。

“不会……我觉得我们…挺投机的…”陈俊生确实没在敷衍他。

“现在这个时候,京里的和酒该上来了,今天我们去尝尝?”

“行。”

两人并肩走着,越挨越近。



“贺总…贺大官人……”

“打住。干嘛?”

“我能换点儿别的看看嘛?”

“你算了吧这你都未必能看得懂,”贺涵嘲讽地说,“谁让你一穿越过来就身居高位呢,接受吧裴大官人。”

“诶,贺大官人言之有理。”

贺涵听着这奇怪的称呼觉得好笑,上一次他听见大官人这个词,是什么时候了……?



西门大官人?



“裴纶你以后不许这么叫我!”

“……?”



沈炼二人走了一圈儿,已经下午了。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酒楼,沈炼说那里的和酒酿得最好。

酒的度数不高,但是酒过三巡还是有些许醉意的。

“沈炼…你知道的,我不属于这里,但是我属于以后…你想知道以后的事吗?”陈俊生面色微红,看样子不是个能喝的人。

“我知道了又能怎样?我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但我知道我以后还是要死的呀。”沈炼把玩着杯子,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

“你…贪生怕死?…怎么可能……”

“只是表面上不怕而已……谁心里能不怕死呀……”

“我比你更怕…我什么都怕…我知道我自己软弱无能…一遇见事儿就想躲…跟别的女人好了不敢跟妻子说,家庭搞得一团糟可我却不敢去面对去处理…”陈俊生觉得自己的人生失败透了。

“你们不许有三妻四妾?”沈炼的重点好像偏了。

“废话。”陈俊生抬起头来丧丧地骂了一句。

“我年少的时候,遇事横冲直撞…做了不少错事…有时候不敢去面对却不得不面对,心里还是有些想逃避的,但是做不到…上天逼着你做逼着你往前走……”

“那我们真是同病相怜啊。”陈俊生和沈炼碰了碰杯。



“我告诉你裴纶,今天你不许碰刀!你要是敢碰我就剁了你的手!”贺涵决定要事先约法三章。

“行行行,贺总说什么都对。”裴纶笑得像个大脸猫。

“行了你,怪酸的,别贺总贺总的…”贺涵招呼服务员点菜,要了两壶酒。

“这饭馆儿…感觉跟京城特像啊……”

“人家那是复古特色,你不懂了吧。”

“还复古呢……以前哪有现在这么好啊,想吃啥就有啥,以前让沈炼去买个点心还得看季节呢。”裴纶喝了一口酒,“这玩意儿真带劲。”

“你别喝多了,我还得费劲整你回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贺涵,今朝有酒今朝醉你知道不?你们现在天下太平,可我那时候的习惯可是贪着日子过的,贪得一天是一天,过舒坦了要不怕明儿就死了……”

“别贫了你,你这一时半会儿还回不去呢。”贺涵给自己满上一杯,饮尽,“是有点带劲。”

“你说万一我真回去了你还记得我不?要是记得哪天就上京城的荒山里头给我上柱香啊……”

“……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好好喝着酒呢让我给你上香去,别人听见了还不拿我当神经病呀……”

“怕啥让别人听见,我这是拿你当兄弟了才这么说…让我兄弟以后记得我就去看看我,不记得就算了,反正咱俩也不该见面的。”裴纶喝得脸都红了。

“…瞧你这话说的,你上回耍刀没把我吓死,我要是还能忘了你…那我得是个傻子…”贺涵想起裴纶耍刀就心有余悸。

“都在酒里了!喝!”

“……”贺涵:关爱智障的目光.jpg



“我要是哪天走了,就会把这世上我该有的记忆都带走的。”陈俊生声音低沉,但说话还是挺清晰的。

“嗯。”

“我…应该不会忘记你的…”

“说那些干嘛…其实你我本不应该相见的,不是吗?”

“我只是突然觉得,你是个挺好的朋友…咱俩挺像的…”

“我没有那么怂。”沈炼笑着看他。



……朋友你这样怎么聊天?



“反正我…我觉得你这个朋友交得挺值…要是从此回不去了倒也无所谓吧……反正在哪都是一样这么混着的…要是回去了也好,我要是记着你就给你上柱香……”

“……虽然感觉不太对但是说得好像挺有道理的……”沈炼面无表情的思考了一下,得出结论。

“是吧……我就说你……挺好的……”话音刚落,陈俊生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真是的……”沈炼无奈的摇摇头,“酒量也太差了吧,难道以后的人连酒都没得喝么?”

月亮已经悄悄地爬上树梢,月光下是孤零零的小巷,和两个黑影。一个正趴在另一个的肩上,睡得正酣。



不记得我也无所谓吧,我心里大概也是因为以后你我不会再相见,才放心大胆地说出自己本来打算深埋心底的事情啊……



“裴纶,裴纶你别唱了……你消停点咱打个车回去…”贺涵手忙脚乱地扶着裴纶,还要腾出一只手招呼车辆。

“嗯…哼哼……”

“真拿你没办法。”贺涵费了半天劲才把裴纶安置在车里,然后跟司机说目的地。奇怪的是,刚才硬要唱一曲小调的裴纶此刻安静地睡着,贺涵的衣服头发都乱七八糟的,心情也是乱七八糟的。

等回了家,给那滩烂泥换好衣服,自己再洗漱睡下,已经快凌晨了。

裴纶说的那番话,就当作是喝醉了吧。什么时候换回来了再说吧。



真·养了个祖宗。



------------------------------

啊好累啊……我准备开学考试了所以还要忙着复习补课……

真的要完结了,但不是现在。

随意揣测了一下沈炼的心理。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软肋吧……沈炼有也不奇怪……坚强只是他无处安放的软弱罢了。

食用愉快😘

你我本陌路

《你到底是谁》大约在今天,或者明天,就要结束了。
看到大家的小红心和评论,真的很开心。不知道会不会写长篇了,可能以后都是短篇一发完的文吧。
有人关注我,也有人离开。
第一篇同人文章《梦》发出时,有一个人喜欢的时候我都特别开心。因为你我本是陌路,结缘于此,不知是何世修得的缘分。
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章。

我只是个说书人。我每日讲着故事,有的人来了,喝壶热茶;有的人走了,行色匆匆。
许多迷茫的灵魂都会在这里歇脚,然后启程,不知去向何方。但我都记得他们的样子,不知是否有缘再见。
我知道很多很多的故事,我会一直说下去。过路的人们,总有一两个有共同爱好的会进来听,然后消失在人海中。
最诚心地祝愿同我相遇的你们,一切都好,安度一生。
他日有缘江湖再见,能相视一笑,彼此都好。足矣。

-------------------------------
那天因为一件不太开心的事情,评论里都是安慰和鼓励。其实你我本是陌路人,不过在一条路上有幸相识又擦肩而过。但不论如何都希望诸君安度一生,永远平安喜乐。
谢谢陌生的你喜欢我的故事。

占tag抱歉。

重发《你到底是谁?!(2)》

有宝宝说图裂了,我自己也是一会儿能看一会儿不能的😂全都是lof的错😂

你到底是谁?!(五)

昨天出了一个突然事件,有好多小仙女来评论,真的很谢谢你们😘 
 
应该快完结了,现在的这两对不可能有感情线啦,大家都盼着赶快换回去呢😂换回去之前再搞点事吧😂 
 
----------------------------- 
 
自打那日之后,南司里也没有什么大案子,听个墙根儿就打发掉这一天。当时的震撼已经过去,陈俊生也不大回忆那件事了。 
他想回家,想贺涵,想平儿。他每日睁开眼睛看见的不是白色的天花板,而是年代久远,连红布都落满尘灰的横梁。这样的日子究竟要过到什么时候?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停下? 
他倒也不是碌碌无为,听风的本事、审讯的本事学了不少,在旁人眼里他就是裴纶,不过在沈炼看来,比起裴纶还差了点狠辣的劲儿。陈俊生终究不能是裴纶。 
对爱人的思念,对自己曾经世界的思念,全部涌上心头。平日里不大跟沈炼聊天,有空闲的时间便在窗边放空。沈炼也不是爱说话的人,裴纶在的时候老是絮絮叨叨的,不过他也听得开心;现在难得清净,却又有些想念以前的日子了。 
没有公务的日子里,他俩会早早回家休息,陈俊生刚学会怎么烧火做饭,在厨房里忙活着;沈炼在院子里洗衣服,把凑过来的胖猫弄得一身水。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黄昏。 
沈炼收藏了不少画作,陈俊生有时也跟着看看,这也是为数不多的能聊得热络的时候。 
有着一样的长相,一样的笑容,沈炼差点以为裴纶就在身边。 
像是突然心里缺了一块,急切地想找,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陈俊生穿着短打,坐在榻上看画儿,那入神的样子,就好像看见美食的裴纶一样。真像啊。





“在想什么?”沈炼抱着猫,靠在墙边问道。






“想起自己爱的那个人,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不知道这场戏要演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我真的有些累了。”陈俊生凑过去揉了揉猫的脸,猫眯着眼睛叫唤。





“我以为你怕它呢。”




“只是不太喜欢养猫而已,工作太忙,自己都照顾不了,怎么照顾它?”





“我也没想过我会养一只猫,”沈炼难得笑了笑,“它在我门口趴着,我就顺便带进来了。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走到哪别人只有怕你的份儿,可它不同,它还有点温乎气儿,握惯了刀的手也不那么冷了。”







“真好。”陈俊生也是第一次像唠家常一样和沈炼说话。“你想裴纶吗?”





“废话。也不知道他好不好,有没有好吃的。”沈炼长叹一口气,“我和裴纶,大概是这乱世里唯一可以相互依靠的可怜人吧。别人都说锦衣卫是没有心肝的,杀人不眨眼…哪有人愿意把女儿嫁给锦衣卫,就怕哪天这姑娘就守了寡…”沈炼语气平淡,似乎在说同自己无关的事情。
“我…只是突然很累了……不知
道要在这里呆多久…但我终究不属于这里……”陈俊生眼圈红红的,嗓音嘶哑。





“我买了荣悦斋新出的点心,来吃一点吧……裴纶最喜欢的口味…”沈炼打开了一个盒子,放在陈俊生面前。



“谢谢。”



沈炼坐在回廊上,看着天色渐渐暗下去。



因为知道陈俊生不属于这里,才会这么放心大胆地倒倒苦水,说说心里话么?陈俊生不是坏人。



也许……是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吧。



是个从他生命中突然闯入,也会突然消失的过客。




贺涵这些日子都是一个人打两份工,裴纶坚持不加班的原则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不过想想回到家之后就有热气腾腾的饭菜和杀气腾腾的裴纶在等他,感觉……挺好的。裴纶的手艺不错,这对于很久没尝过家常饭菜的贺涵来说,真的太温暖了。



在他人生的前几十年里,一直渴望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因为他实在太忙了,就算是结了婚也跟丧偶似的,走到大街上都未必敢相认。虽然现在没有老婆没有孩子,但这饭菜真的是家的温暖啊!!!



“我告诉你你要再这么眼泪汪汪地看我我就揍你。”沙发上的裴纶瞪着他。



“好好好,不看不看。”贺涵拉着裴纶到餐桌旁坐下。



吃到一半,贺涵欲言不言地开口,“裴纶。”



“什么事?”裴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继续往嘴里添菜,含糊地说。



“明天公司要开会,是同A集团的一个合作项目,这个项目三个月前就开始了,是陈俊生负责的,明天A集团的人就会过来,洽谈剩余合同的问题。据公司这边的分析,对方很有可能是来追加条款的。”



“……”裴纶蒙圈.jpg



“也就是说,明天要开会,内容就是有人会来找我们要更多的钱,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不给迫不得已少给,这个项目真的很重要。”



“当啷”。裴纶的勺子掉在地上。



“我本来要去的,但是一直是陈俊生在负责,这次我没办法主持这次会议让你逃过去…”



“就这么的吧,我到底要干嘛?”裴纶抽了一张纸擦擦嘴,向后靠在椅子上。



“……念文章行不?把项目概要和合同解释一遍,然后和对方据理力争坚决不让对方再要钱……”



“万一呢?”



“万一……辰星方面会有专门接洽的小组,我也会和其他领导成员在场……但是你千万别露馅儿……”



贺涵本来想将陈俊生的任务换来自己做,但公司也有规矩,再说对方本来就是跟陈俊生洽谈的,自己去也不合适。



“你他妈现在才告诉我?!”



“冷静,冷静,放下刀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你这几天看的合同和报表都是跟这次会议有关的,我也有办法让你能把会议前几个环节的任务完成,后面的再说……把刀放下我说真的……”



裴纶放下菜刀,坐在贺涵旁边,“什么办法?”







“这都什么字儿啊我写文书都没有这么多字儿!!!”裴纶坐在电脑前哀嚎。



“祖宗别嚎啦一会儿隔壁的狗又来踹门儿配种了我告诉你。”贺涵拍拍裴纶的肩膀,“我已经把换过字体的稿子打印出来了,你就照着念吧,现在也只有这个方案,你屁都不懂还开什么会…”贺涵把一沓纸交给裴纶,自己开了电脑坐在旁边。



“此物当真有趣至极,才不过须臾便能印出如此多字,当真有趣。”裴纶两眼放光的样子看着也很有趣。



“你明天尽量别这么说话,学学我,你别再酸着别人…”贺涵忍不住笑了。



裴纶低声念着稿子,时不时问问贺涵是什么意思,抱怨自己当年为什么不好好念书。贺涵不禁失笑。







陈俊生做饭的技术已经能在味道上胜沈炼一筹,不过沈炼觉得还是裴纶做的好吃。



“明日休沐,想去什么地方?”



“随便走走?我还真是没好好看过这里的景色呢。”



“锦衣卫眼里哪有美景,再好的美景也有十面埋伏……”



“你可真能煞风景。”



“要去也无妨,我明日同你出去看看便是。”



陈俊生还未等接话,沈炼又开口道,“脱了这身官服,会被人揍也不一定哦。”



还真是煞风景。翻白眼.jpg陈俊生如是说。







裴纶早早起身,换上贺涵找出来的西服,打上领带,再梳梳头发…啊完美,真是帅气难挡。



于是帅气的裴纶转身进了厨房做早餐。



“你也不怕弄脏衣服。”贺涵站在他身后吐槽着。



“嗯…以前穿着飞鱼服也是要上灶台的呀……习惯了糟蹋衣服,改不了。”



“暴殄天物。”掷地有声。







知道今天要准备十分重要的会议,裴纶的表情都严肃了几分。他带着一组人穿过几间办公室去会议室,步履匆匆又不失沉稳,气场陡增。



“陈总今天气场两米八!!!”



“哇原来陈总这么帅的!”



“陈总出马一个顶俩!干翻他们!”



办公室里的人已经进化到用脑电波来交流了。



贺涵感受到了身后的迷妹(弟)气息,忍不住提醒一下裴纶,“我们不是去打架的…”



“闭嘴。你以为我不怕?”裴纶面不改色地说。



“哇哇哇两位大佬都好帅啊!!!”



“都给我打住!专心工作!”贺涵毫不留情地用脑电波屏蔽了所有消息。



A集团的人在他们进入会议室以后的五分钟内到达,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



前面繁琐的环节结束以后,直接进入了对方最想要的商谈环节。果然,他们希望追加条款,内容是增加5%的提成。



“之前同阁下定下的协议是双方提成各占30%,阁下现在想要追加条款,是不是不太合规矩?”昨晚背过稿子的裴纶知道合同里写的是什么也知道它怎么产生的,贺涵交代过他一定要阻止对方要钱,他便直接开口了。



稳住啊裴纶!贺涵在心里默念,焦急地看着他,但表面上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贵公司连5%都不愿让给我们么?”



“请阁下明白一点,合同签订是有法律效益的,并不是随意可以更改的,我希望能够经得双方领导层讨论并同意。”



“所以今天我们就是来讨论这件事的,要知道5%的提成对于你们来说并没有损失…”来人拿出了一份材料,开始软磨硬泡强行解释合同。



“合同修改不在阁下一面之词,务必要让双方领导层接洽,即便我是该项目的负责人也不能全权决定早在两个月之前就经由双方同意签订的合同,还望阁下谅解。”



裴纶你太棒啦!贺涵投去赞许的目光。



贺涵轻轻点了点桌子,裴纶看到以后又说了几句,直接宣布散会并交由接洽小组处理此事。



“好样的,没露馅!”贺涵捏了捏裴纶的手,发现他手冰凉的都是汗。



“完了我,比做锦衣卫还难受。我真不喜欢跟人嘴炮,我怕我应付不过来害了公司怎么办。”



贺涵一边柔声安慰他一边递了杯水。



“我真的好累,我莫名其妙来到这里莫名其妙做这些事……真的好累……”



“都过去了,这是最后一个项目了,今年没有什么大项目要交给你了……”我也累啊大爷!您还不加班儿呢大爷!



“今晚不用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还没吃过现在饭馆的饭菜呢。”



“有点心嘛?”



“有,今晚喝酒去。”



一听见酒,裴纶的眼睛就亮了。



“不撒酒疯吧?”贺涵开玩笑地问。



“不撒,我喝了酒还能把刀挽出一片花儿呢。”



贺涵顿时觉得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



裴纶(喝醉了耍刀玩儿):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感不感动?



贺涵(战战兢兢):不敢,不敢动。



-------------------------



什么开会呀都是我乱扯的我也不知道私企开会什么样,看完了放过我真的,求你们了🙏



马上就要完结啦😉沈炼其实真的觉得丧丧的俊生很适合跟冷冷的自己做朋友呀😂



催更的宝宝谢谢你们还记得我😂😘

你到底是谁?!(四)

手贱刷新以后文章就没了,只能重写😂再不能闹着玩儿了,穿越是件严肃的事😂裴纶和陈俊生的新身份也会给他们带来一点麻烦😒明天七点有课所以可能会写两天hhh
-------------------------------
陈俊生换上飞鱼服,曳撒的裙摆散开,顿时添了不少气势。腰间佩挂的绣春刀更是让他气场倍增。儿时看过那么多武侠小说,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成为了大侠,啧啧,陈俊生今天两米八嘿嘿。
“出门向东一直走,看见有个荣悦斋就去买点儿点心,给千户大人送去。”沈炼收拾好地上的铺盖卷儿,头也不抬的说道。
“还有,若是要追逃,千万别逞强,能逃出来的都是高手,我都未必抓得住,你不会刀法容易吃亏。”沈炼语调平和得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这样的家常话题。
“要是真的碰上,想办法伤他。”
陈俊生咽了口唾沫,松了松领口。那绣春刀可不是一般的沉,陈·乖巧听话·年年三好生·秒怂·俊生生怕被发现自己是假的,因为他从沈炼那听来,裴纶耍棍也是一把好手。

我耍流氓更厉害你信不信。

沈炼匆匆换好衣服便出门了,陈俊生紧随其后,二人在巷口分开了。
沈炼担心陈俊生那个傻子万一死了怎么办。
陈俊生也觉得。

贺涵一大早起来,看见桌上摆着一份鸡蛋饼,感到十分懵逼。
海…海螺姑娘…?
“把你的下巴从地上捡起来,过来吃饭。”裴纶的声音从厨房的一角传过来。
贺涵赶紧跑过去看看厨房是否还健在,裴纶是不是在地上跟他说话。
厨房没事,裴纶也没事……
“这都你做的?”
“那可不咋的。”裴纶端着盘子出来,又拿了两双筷子。
“哪来那么多面粉啊?”
“你怕不是真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吧,柜里就有嘛,也不用多少。我做了好多遍,才试出来一个方子,又香又好吃,还不油腻。有点弹性但是不粘牙,这样最好吃。”裴纶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贺涵惊了,“你对吃的那么有研究啊……”
“那这家伙你说说,我们天天在外边儿跑,这十里八街有什么我们不熟的?再说了,普通人未必能吃上好的,咱这一身官服,'咔'往那儿一坐,人家自个儿就把好东西给你弄(neng)上来,还愁不知道?”裴纶笑了,一提起吃的他就莫名开心。满口的东北大碴子味儿,贺涵觉得他和裴纶就差个炕就能唠起来了。
饼的味道果然不错,贺涵赞不绝口。
“要搁以前,我天天做给我家那沈炼吃,变着花样儿做。他自己还是瘦的不行,把那猫给养肥了,肥的都抱不住。”提起沈炼,裴纶一脸笑意。
“他自己不做饭么?”
裴纶笑着看了他一眼,“做啊,他做的饭哪是人吃的?一碗面条清汤寡水地就打发了,要不能那么瘦嘛……”
贺涵愣了一下,才明白裴纶在笑什么。

“我的俊生,怎么这么命苦啊……”贺涵心里充斥着妈妈特别爱看的肥皂剧里的台词,女主角悲情的嗓音和苦情戏背景音乐在脑海里循环播放。
“不许笑了,快吃饭,一会儿去上班。”贺涵佯怒,埋头啃饼。

二人来到车库,裴纶坐在车上,不住慨叹:“我们还骑着马呢,一日最多行五十里,这大铁壳子岂不是一日能行百里啊……”
“不止,能走几千里呢。”贺涵轻笑。
裴纶像个好奇宝宝,坐不住,这也要摸摸那也要看看,嘴里啧啧称奇。车外的世界更是吸引人,裴纶眼里都放光了。
“哎我说,您能不能矜持点儿,装装样子,别一会儿进了公司一开口就露馅儿了。”贺涵看着前方的路,偶尔侧头看看副驾驶座上的裴纶。
“嗯……行吧……”裴纶垂头摆弄手机。
贺涵用余光瞥见裴纶的样子,心想,那裴纶会不会是俊生的前世呢?连垂头丧气的模样都有几分相似呢。

陈俊生买好点心回了镇抚司,旁人都来问他怎么样了,他搪塞了几句,人们见他蔫蔫的样儿,都只道是吓得不轻。
抽签的时候他一直在心里祈祷着,把他知道的所有宗教的神都求过一遍,然后展开签纸一看:
追逃。

有没有再来一张的啊喂!

千户待裴纶还不错,说他既然没完全恢复,就给他配了三个总旗,兼带十五个小旗,兵分三路出发,在城南一个酒楼厢房里抓人。
陈俊生骑不惯马,缰绳握得紧紧的连指节都泛了白,生怕一个不稳自己就掉下去了。
等到了酒楼,几个总旗一亮腰牌“锦衣卫办案”,里头的人大气也不敢喘,指了路便由得他们上去。然而那人还真是个高手,先进去的几个小旗都被打趴在地上,自己翻了窗跳出去。
“大人,那张景跑了,卑职安排了几个小旗在楼下截他,恐怕已经撑不住了,我们必须要快点。”
“好。”回答得倒干脆,心里还是怕的,自己不会武功不懂刀法,真是碰上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了楼下,张景已经在跟小旗们打得难解难分,陈俊生握着刀一时也难以上前,怕误伤了小旗。
“想办法伤他。”陈俊生想起沈炼的话,可是怎么伤他?
他瞥见酒坛子,心想,这样也能混过去吧。
于是大家看见裴百户大人今天竟然没有使用酷炫的刀法,而是抡起板凳一通猛砸,张景忙着脱身竟没注意到裴纶没有用刀,正欲还击时又从天而降几个酒坛子,结结实实地扣在他头上。
陈俊生砸得起劲儿,嘴里还念叨:老子当那么多年好学生,就喜欢当混混就喜欢耍流氓,呸。
“大人,大人!上面有令,此人不能留。大人一定要手刃了他不能留他活路啊!”总旗拦住了他,告诉他这么打那人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陈俊生一听有理,立马拔出刀来横在那人颈上。可刚才那股劲儿已经没了,现下手抖的不行,哪还能下手杀人了?
张景一看裴纶迟疑了一会儿,准备跳起来躲刀呢,结果就被割了喉。
陈俊生一直偏着头不敢看,感觉刀下有动静,一闭眼一咬牙一狠心一动手,顿时一声闷响,手上溅了血渍。
“回大人,张景已死。”
“走吧。”陈俊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一路上陈俊生都魂不守舍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张景的死状。这是他第一次杀人。作为锦衣卫杀人是正常的,可他不是锦衣卫啊,他怕他杀了人,以后停不下来怎么办……他怕鬼魂来索命,天天做噩梦怎么办……他害怕得都快哭了。身旁的总旗见他异样,关切地问:“大人,可是身体不适?”
“没什么。写完文书回家歇息一下就好。”

裴纶坐在办公室里,看了一会儿报表觉得无聊,想摸个烟斗,发现自己不是裴纶了。那可怎么办?他翻箱倒柜,找到半包烟,还翻出来一盒火柴。
这下可好了,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的,好几次险些触发了报警器。
“裴纶你在干嘛?!”贺涵放下手头的事情跑去办公室,被呛了一大口烟。
“哦,烟瘾上来了,没有烟斗。”
“你哪来的烟?”
“柜子里的。”
原来是客户落下的,贺涵松了一口气。
“别抽这么多,回去我再给你买一包。少抽点,一会儿报警了就从你头上淋水你知道不?”
裴纶吓得掐了烟。

有好奇的人偷偷向里望着,办公室是玻璃的,可以看见烟雾里的两个人,好像在吵架。
于是他们用眼神交流了一下。
“陈总以前都不抽烟的,看来是压力太大了,我们可得加把劲儿啊。”
“是啊你看他上次来,脸上没有表情,还不愿意加班,以前从不这样,好像是生气了。”
“唉真的可怜,加油拯救陈总吧各位。”

“你们什么也没看见,不然今天加班加到十二点,敢跑的扣工资。”贺涵一脸冷若冰霜的样子。
众人:人在公司坐,锅从天上来。

陈俊生回了家,洗了好几次澡,还是觉得身上有血腥味。
“正常,我第一次也这样。”沈炼淡淡地说。
陈俊生还是恶心得直想吐。
“害怕么?”
“嗯。没杀过人,怕他找我。”
“你没经验,过几天就好了。”
“是我休息不够吗?”
“不是,是杀的人多了,怨魂都得抢着找你,谁都抢不上还有什么怕的。”沈炼抱着猫,似笑非笑。
“别说了…”
“哈哈,行,不说了。记得写文书交过去。”沈炼把猫放地上,“想吃点东西么?”
“不了,我睡觉。”
“随你。”
沈炼转身欲走,看着炕上睡着的人,凝视了好久。他怎么就不是裴纶呢……

唉。
沈炼叹了口气,轻轻地走过去,给那人盖好被子。
“走吧二黑,咱爷俩吃饭去。”

-----------------------------
请自动脑补裴纶东北腔😂我炼哥只是平常有人做饭所以他懒!才不是难吃得要死呢!不然二黑怎么还活着!(其实已经被饿死八条命的二黑终于在最后一条命的时候遇见裴纶hhh)

修罗场纪事

今天可能会很晚才更《你到底是谁》,因为有想写很久的主题。
---------------------------
绣春刀2上映19天时,电影院排期只剩一场。三年磨出来的一把好刀,就要收锋了。
看了几次,才看懂为什么叫做修罗战场。原来不是这名字很酷啊……【原谅肤浅的我】
神话传说,阿修罗十分好战,常与帝释天打斗,他们战斗的地方就叫做修罗场。

绣春刀里的每个人,都站在修罗场上。
陆文昭受够了这世道,他想要换个活法。于是他选择了逆党之路。他对师妹有情,对沈炼有义。但是世界上不是什么事都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结果他死了。直到死前才知道,他为之服务的人,担心他会成为破绽。连庆功酒都没喝,就要下去喝孟婆汤了。
他怎么可能才知道,他只是不愿相信罢了。再卑微的棋子,也是有理想的。或许在他心里,当这阉党横行的世道过去,他就可以退出江湖,和师妹逍遥自在,再不用日夜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我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但是身在乱世,摆在他面前的路就两条,要么死,要么生。
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

裴纶的笑,令人害怕。他可以笑着把白的说成黑的,笑着逼供,笑着记无常簿。在官场打拼那么多年,内里早就成了精。他本来就不是个人。什么世道什么情况什么人面前,他想变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他这个人,已经成了精。面具戴得久了,撕下来时未免有点疼。疼就疼呗,一身的伤了,掉个面具算什么?到他死之前,会不会在想,终于不是后悔地闭上眼睛呢?

沈炼,一个倒霉公务员的典型代表。与其说是公务员,倒不如说是朝廷的狗。他才没有赤子之心,看上去他比裴纶都会混日子。有很多的事容不得你选择和思考,命运的齿轮一直在往前推,把本不相干的人都卷进来,然后死了。除了闷头往前,已经没有退路。

“你笑了。”“你笑了。”“你也笑了。”
这句话真的惊悚,精神压抑到了极点,不由得屏住呼吸,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一脸邪笑的人一会儿会做什么。有人说绣春刀拍得很压抑,我觉得本来就应该这样拍。现在的世道,根本谈不上四海升平。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无情。连锦衣卫这样的小人物都能搅起腥风血雨,可见朝廷已经腐朽得经不起一点点风雨,大厦将倾,这些都是预兆。

阿修罗生性好战,常拉着帝释天一起战斗。所以修罗场上,是非对错没有明确的界限,同样也没有赢家。
在这样的修罗战场上,有的人丢了未来,有的丢了希望,有的丢了性命……
从来就没有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