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该启程了。
我只是看客。

你到底是谁?!(四)

手贱刷新以后文章就没了,只能重写😂再不能闹着玩儿了,穿越是件严肃的事😂裴纶和陈俊生的新身份也会给他们带来一点麻烦😒明天七点有课所以可能会写两天hhh
-------------------------------
陈俊生换上飞鱼服,曳撒的裙摆散开,顿时添了不少气势。腰间佩挂的绣春刀更是让他气场倍增。儿时看过那么多武侠小说,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成为了大侠,啧啧,陈俊生今天两米八嘿嘿。
“出门向东一直走,看见有个荣悦斋就去买点儿点心,给千户大人送去。”沈炼收拾好地上的铺盖卷儿,头也不抬的说道。
“还有,若是要追逃,千万别逞强,能逃出来的都是高手,我都未必抓得住,你不会刀法容易吃亏。”沈炼语调平和得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这样的家常话题。
“要是真的碰上,想办法伤他。”
陈俊生咽了口唾沫,松了松领口。那绣春刀可不是一般的沉,陈·乖巧听话·年年三好生·秒怂·俊生生怕被发现自己是假的,因为他从沈炼那听来,裴纶耍棍也是一把好手。

我耍流氓更厉害你信不信。

沈炼匆匆换好衣服便出门了,陈俊生紧随其后,二人在巷口分开了。
沈炼担心陈俊生那个傻子万一死了怎么办。
陈俊生也觉得。

贺涵一大早起来,看见桌上摆着一份鸡蛋饼,感到十分懵逼。
海…海螺姑娘…?
“把你的下巴从地上捡起来,过来吃饭。”裴纶的声音从厨房的一角传过来。
贺涵赶紧跑过去看看厨房是否还健在,裴纶是不是在地上跟他说话。
厨房没事,裴纶也没事……
“这都你做的?”
“那可不咋的。”裴纶端着盘子出来,又拿了两双筷子。
“哪来那么多面粉啊?”
“你怕不是真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吧,柜里就有嘛,也不用多少。我做了好多遍,才试出来一个方子,又香又好吃,还不油腻。有点弹性但是不粘牙,这样最好吃。”裴纶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贺涵惊了,“你对吃的那么有研究啊……”
“那这家伙你说说,我们天天在外边儿跑,这十里八街有什么我们不熟的?再说了,普通人未必能吃上好的,咱这一身官服,'咔'往那儿一坐,人家自个儿就把好东西给你弄(neng)上来,还愁不知道?”裴纶笑了,一提起吃的他就莫名开心。满口的东北大碴子味儿,贺涵觉得他和裴纶就差个炕就能唠起来了。
饼的味道果然不错,贺涵赞不绝口。
“要搁以前,我天天做给我家那沈炼吃,变着花样儿做。他自己还是瘦的不行,把那猫给养肥了,肥的都抱不住。”提起沈炼,裴纶一脸笑意。
“他自己不做饭么?”
裴纶笑着看了他一眼,“做啊,他做的饭哪是人吃的?一碗面条清汤寡水地就打发了,要不能那么瘦嘛……”
贺涵愣了一下,才明白裴纶在笑什么。

“我的俊生,怎么这么命苦啊……”贺涵心里充斥着妈妈特别爱看的肥皂剧里的台词,女主角悲情的嗓音和苦情戏背景音乐在脑海里循环播放。
“不许笑了,快吃饭,一会儿去上班。”贺涵佯怒,埋头啃饼。

二人来到车库,裴纶坐在车上,不住慨叹:“我们还骑着马呢,一日最多行五十里,这大铁壳子岂不是一日能行百里啊……”
“不止,能走几千里呢。”贺涵轻笑。
裴纶像个好奇宝宝,坐不住,这也要摸摸那也要看看,嘴里啧啧称奇。车外的世界更是吸引人,裴纶眼里都放光了。
“哎我说,您能不能矜持点儿,装装样子,别一会儿进了公司一开口就露馅儿了。”贺涵看着前方的路,偶尔侧头看看副驾驶座上的裴纶。
“嗯……行吧……”裴纶垂头摆弄手机。
贺涵用余光瞥见裴纶的样子,心想,那裴纶会不会是俊生的前世呢?连垂头丧气的模样都有几分相似呢。

陈俊生买好点心回了镇抚司,旁人都来问他怎么样了,他搪塞了几句,人们见他蔫蔫的样儿,都只道是吓得不轻。
抽签的时候他一直在心里祈祷着,把他知道的所有宗教的神都求过一遍,然后展开签纸一看:
追逃。

有没有再来一张的啊喂!

千户待裴纶还不错,说他既然没完全恢复,就给他配了三个总旗,兼带十五个小旗,兵分三路出发,在城南一个酒楼厢房里抓人。
陈俊生骑不惯马,缰绳握得紧紧的连指节都泛了白,生怕一个不稳自己就掉下去了。
等到了酒楼,几个总旗一亮腰牌“锦衣卫办案”,里头的人大气也不敢喘,指了路便由得他们上去。然而那人还真是个高手,先进去的几个小旗都被打趴在地上,自己翻了窗跳出去。
“大人,那张景跑了,卑职安排了几个小旗在楼下截他,恐怕已经撑不住了,我们必须要快点。”
“好。”回答得倒干脆,心里还是怕的,自己不会武功不懂刀法,真是碰上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了楼下,张景已经在跟小旗们打得难解难分,陈俊生握着刀一时也难以上前,怕误伤了小旗。
“想办法伤他。”陈俊生想起沈炼的话,可是怎么伤他?
他瞥见酒坛子,心想,这样也能混过去吧。
于是大家看见裴百户大人今天竟然没有使用酷炫的刀法,而是抡起板凳一通猛砸,张景忙着脱身竟没注意到裴纶没有用刀,正欲还击时又从天而降几个酒坛子,结结实实地扣在他头上。
陈俊生砸得起劲儿,嘴里还念叨:老子当那么多年好学生,就喜欢当混混就喜欢耍流氓,呸。
“大人,大人!上面有令,此人不能留。大人一定要手刃了他不能留他活路啊!”总旗拦住了他,告诉他这么打那人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陈俊生一听有理,立马拔出刀来横在那人颈上。可刚才那股劲儿已经没了,现下手抖的不行,哪还能下手杀人了?
张景一看裴纶迟疑了一会儿,准备跳起来躲刀呢,结果就被割了喉。
陈俊生一直偏着头不敢看,感觉刀下有动静,一闭眼一咬牙一狠心一动手,顿时一声闷响,手上溅了血渍。
“回大人,张景已死。”
“走吧。”陈俊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一路上陈俊生都魂不守舍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张景的死状。这是他第一次杀人。作为锦衣卫杀人是正常的,可他不是锦衣卫啊,他怕他杀了人,以后停不下来怎么办……他怕鬼魂来索命,天天做噩梦怎么办……他害怕得都快哭了。身旁的总旗见他异样,关切地问:“大人,可是身体不适?”
“没什么。写完文书回家歇息一下就好。”

裴纶坐在办公室里,看了一会儿报表觉得无聊,想摸个烟斗,发现自己不是裴纶了。那可怎么办?他翻箱倒柜,找到半包烟,还翻出来一盒火柴。
这下可好了,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的,好几次险些触发了报警器。
“裴纶你在干嘛?!”贺涵放下手头的事情跑去办公室,被呛了一大口烟。
“哦,烟瘾上来了,没有烟斗。”
“你哪来的烟?”
“柜子里的。”
原来是客户落下的,贺涵松了一口气。
“别抽这么多,回去我再给你买一包。少抽点,一会儿报警了就从你头上淋水你知道不?”
裴纶吓得掐了烟。

有好奇的人偷偷向里望着,办公室是玻璃的,可以看见烟雾里的两个人,好像在吵架。
于是他们用眼神交流了一下。
“陈总以前都不抽烟的,看来是压力太大了,我们可得加把劲儿啊。”
“是啊你看他上次来,脸上没有表情,还不愿意加班,以前从不这样,好像是生气了。”
“唉真的可怜,加油拯救陈总吧各位。”

“你们什么也没看见,不然今天加班加到十二点,敢跑的扣工资。”贺涵一脸冷若冰霜的样子。
众人:人在公司坐,锅从天上来。

陈俊生回了家,洗了好几次澡,还是觉得身上有血腥味。
“正常,我第一次也这样。”沈炼淡淡地说。
陈俊生还是恶心得直想吐。
“害怕么?”
“嗯。没杀过人,怕他找我。”
“你没经验,过几天就好了。”
“是我休息不够吗?”
“不是,是杀的人多了,怨魂都得抢着找你,谁都抢不上还有什么怕的。”沈炼抱着猫,似笑非笑。
“别说了…”
“哈哈,行,不说了。记得写文书交过去。”沈炼把猫放地上,“想吃点东西么?”
“不了,我睡觉。”
“随你。”
沈炼转身欲走,看着炕上睡着的人,凝视了好久。他怎么就不是裴纶呢……

唉。
沈炼叹了口气,轻轻地走过去,给那人盖好被子。
“走吧二黑,咱爷俩吃饭去。”

-----------------------------
请自动脑补裴纶东北腔😂我炼哥只是平常有人做饭所以他懒!才不是难吃得要死呢!不然二黑怎么还活着!(其实已经被饿死八条命的二黑终于在最后一条命的时候遇见裴纶hhh)

修罗场纪事

今天可能会很晚才更《你到底是谁》,因为有想写很久的主题。
---------------------------
绣春刀2上映19天时,电影院排期只剩一场。三年磨出来的一把好刀,就要收锋了。
看了几次,才看懂为什么叫做修罗战场。原来不是这名字很酷啊……【原谅肤浅的我】
神话传说,阿修罗十分好战,常与帝释天打斗,他们战斗的地方就叫做修罗场。

绣春刀里的每个人,都站在修罗场上。
陆文昭受够了这世道,他想要换个活法。于是他选择了逆党之路。他对师妹有情,对沈炼有义。但是世界上不是什么事都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结果他死了。直到死前才知道,他为之服务的人,担心他会成为破绽。连庆功酒都没喝,就要下去喝孟婆汤了。
他怎么可能才知道,他只是不愿相信罢了。再卑微的棋子,也是有理想的。或许在他心里,当这阉党横行的世道过去,他就可以退出江湖,和师妹逍遥自在,再不用日夜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我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但是身在乱世,摆在他面前的路就两条,要么死,要么生。
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

裴纶的笑,令人害怕。他可以笑着把白的说成黑的,笑着逼供,笑着记无常簿。在官场打拼那么多年,内里早就成了精。他本来就不是个人。什么世道什么情况什么人面前,他想变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他这个人,已经成了精。面具戴得久了,撕下来时未免有点疼。疼就疼呗,一身的伤了,掉个面具算什么?到他死之前,会不会在想,终于不是后悔地闭上眼睛呢?

沈炼,一个倒霉公务员的典型代表。与其说是公务员,倒不如说是朝廷的狗。他才没有赤子之心,看上去他比裴纶都会混日子。有很多的事容不得你选择和思考,命运的齿轮一直在往前推,把本不相干的人都卷进来,然后死了。除了闷头往前,已经没有退路。

“你笑了。”“你笑了。”“你也笑了。”
这句话真的惊悚,精神压抑到了极点,不由得屏住呼吸,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一脸邪笑的人一会儿会做什么。有人说绣春刀拍得很压抑,我觉得本来就应该这样拍。现在的世道,根本谈不上四海升平。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无情。连锦衣卫这样的小人物都能搅起腥风血雨,可见朝廷已经腐朽得经不起一点点风雨,大厦将倾,这些都是预兆。

阿修罗生性好战,常拉着帝释天一起战斗。所以修罗场上,是非对错没有明确的界限,同样也没有赢家。
在这样的修罗战场上,有的人丢了未来,有的丢了希望,有的丢了性命……
从来就没有赢家。

你到底是谁?!(三)

希望今天可以发出去…辛苦写的发不出去真的难受😭
-------------------------------
贺涵哀哀地叹了口气,自己怎么摊上这么个事儿啊。凭着这么多年的知识阅历,对女生爱看的穿越向来嗤之以鼻,早知道…早知道就向她们取取经,这人要是穿越了,该怎么生活啊?
手机铃声响起,把他从哀哀欲绝自暴自弃式的思考中拉回来,一秒之内恢复了职场精英该有的样子。但这个职场精英看见来电显示以后就破功了。
“陈俊生”。来电显示这样写道。裴纶够可以的呀,真不愧是锦衣卫,过目不忘啊。
“喂?”接通了电话。
“贺涵…”对方好像还不太会用电话,声音忽远忽近的。
“怎么了?”
“我回你家了,给你做饭吧。”裴纶声音冷冷的,听上去像是命令“你滚回来做饭”这样。
“你别弄了,等我回来好吗?”贺涵非常担心裴纶会炸了那栋楼。
“你们如今不用柴火,吃冷饭么?”
贺涵觉得这样的担心十分有必要。

“沈大哥!!!沈大哥…你别杀我…”陈俊生一见到亮了刀刃的绣春刀,秒怂。他脑门儿上还贴着沈炼从神婆那求回来的黄纸,上面用朱砂画了招魂的符咒。沈炼方才看见他愣了一会儿,满心欢喜以为裴纶回来了,结果这货立马求饶,还供出了纵火的事实。
虽然是陈俊生放的火,可烧的是自己家。
沈炼内心奔腾着一万句mmp。

厨房烧得不严重,灶台还是在的,饭还是能做的,就是这屋顶恐怕要找人修葺才行。沈炼郁闷极了。不过可以原谅的是,沈炼是一个明朝人,他听都没听过什么叫穿越。对于裴纶突然变成陈俊生的事实,他的解释是裴纶被附体了。
见黄纸没有用,机智的沈炼于是端出一碗黑乎乎的东西,朝陈俊生泼了过去。
“啊!这什么啊!你朝我泼粪吗!再讨厌我也不能这样伤我自尊!”于是陈俊生一拳挥过去,沈炼躲开了,但身上多少沾了点粘稠的液体。
“……这黑狗血,给你招魂的。”沈炼绝望地翻了个白眼。
“老子还没死呢招什么魂!我今天受够你了我告诉你,什么大明大清的你他妈逗小孩呢!还锦衣卫,你怎么不说你是东厂公公啊……”话音未落便被捂住嘴,沈炼同时大喊“裴纶你别疯了!我给你找郎中!裴纶!裴纶!”
见陈俊生安定下来,沈炼才撒了手。“你不要命了?你他妈一个锦衣卫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找死是吗?”
陈俊生终于放弃了挣扎。他不得不去面对他不想面对的事实:他真的是裴纶,沈炼真的是沈炼不是张震,这里真的是大明…他真的没疯。
沈炼闭上眼睛歪倒在榻上。“去洗干净吧,我劝你还是想清楚怎么做裴纶才是。”
是啊,怎么做裴纶呢?

这边厢,裴纶做陈俊生可谓是得心应手。只是苦了贺涵,把陈俊生和他自己的工作做完,已经十一点了。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一想到家里的冷面锦衣卫,真的难受,真的想哭。他这么擅长安慰别人,却安慰不了自己。
一进门,裴纶已经坐在沙发上等贺涵了。
“你竟然认路。”
“我锦衣卫有什么做不了的?”
“你怎么进来的?”
“从你衣服里摸出来的钥匙。”贺涵这才发现自己用的是备用钥匙,真是忙得发昏。
“吃饭了吗?”
“没有烧火的地方,我做不了饭。”
真庆幸你没有强行烧火。
“沐浴倒是方便,不过我不喜欢这个香料。”
当然方便啦,我今天教了你一上午呢。
“这衣服真难穿,还是我锦衣卫飞鱼服穿得自在。”
贺涵闻言,这才发现裴纶穿着厚实的衬衫和西裤。
“这可是夏天啊!你就不能换条短裤穿穿吗……”贺涵进屋给他找衣服换,满脸黑线。
“着装如此暴露,实在不好。我今日回来见着许多姑娘,不忍直视。衣裙单薄,若是良家妇女定不会如此。这些姑娘实在可怜,衣不蔽体,万一叫哪个坏人看了去…唉…”裴纶一脸愁容。
呵呵,这可是三伏天啊大哥。你说的衣衫整齐,是足以把金融广场变成乱葬岗的,会把人活活热死的好嘛。
“现在都这么穿,你不是裴纶,你是陈俊生,陈俊生在家就得这么穿。”
“若是在外又如何?断不能叫姑娘们眼里看见腌臜的。”裴纶一脸耿直。
“不会的,若是出门,衣服我定然帮你准备了,姑娘们不会怪罪的。”贺涵丢出几件衣服,心想,我竟然变成一个保姆了?!还得哄着一个古董?
叹一口气,转身进了厨房。
“我教你怎么使这些玩意儿,学着点。”
裴纶乖乖地跟过去。遇到新奇事物时总是像个乖狗狗,尤其是遇到吃的。

“陈…俊生…”
“怎么了?”
“你是锦衣卫,南镇抚司百户。要知道,千户大人不会给你批很久的假,明日就要回南司去销假复工。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沈炼声音低沉,好像很累很累了。
“我知道,我会演好裴纶的。”陈俊生低着头说。
“我不管你怎么演…明日抽签若是抽中了听风的活计便无事…若是要追逃犯杀人……”沈炼闭着眼睛,不敢想一个失去了武功的裴纶该怎么面对那些武林高手,该如何对他们下手索命,他都不知道。
“我真不想帮你…你不属于这里…但你是裴纶,我不能不管。南北司水火不容,你…别浪费了裴纶这副皮囊…”沈炼的意思是让他别那么快死,万一裴纶哪天回来呢。
“索命……我要杀人?”陈俊生的声音有点抖。
“你自己想办法吧,我在北司尽量帮你…不行就别逞强了……对了,明天记得给千户大人带点心。”
沈炼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外走去。
“去哪?”
“煮面。”
夜已深沉,意味着明天即将要到来。
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明天。

加个彩蛋?
贺涵给裴纶做关东煮,裴纶紧握着菜刀不放。
“裴纶,不用切菜的时候就把刀放回来,这样容易伤着人。”
“我没有刀在身边不习惯,突然见着了还真是亲切。”
贺涵投以白眼。
“我耍刀可是一把好手!”
“别别,我知道了,你最棒你最厉害,把刀放下吃饭吧,已经很晚了。”
“哦。”
在贺涵关爱智障的目光中,裴纶吃完了锅里的东西。
一手拿筷子一手拿菜刀吃的。

沈炼面无表情地咽下最后一口面条,收拾碗筷去了。见陈俊生吃得还习惯,内心真是诧异。
沈炼:看他的样子,以后的人们定是比现在还要清苦。以后转世轮回,我还是不要投胎了吧。
陈俊生:想发朋友圈。

明天预告:震惊!一男子上班时竟做出这种事…真相令人吃惊…

----------------------------
求评论🙏小红心😘

真的好气,我又没开车为什么说我敏感啊,一点都不敏感啊,我连妖精都删掉了怎么还敏感???有没有看了图的告诉我一声《你到底是谁(二)》敏感词是啥我改改

你到底是谁?!(二   你说你从哪来?)

敏感词是什么啊我的天,我没开车啊……

你到底是谁?!(1)

震惊!辰星内部竟有武林高人!
震惊!南镇抚司百户一夜之间武功尽失!又痴又傻!究竟是何人所为!真相竟是…
不确定篇长,尽量写…是甜的😘
---------------------------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本该是贺涵和陈俊生相拥着从温暖的大床上醒来,交换一个早安吻,开启新的一天。
结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陈俊生!你疯了!快放手!!!!”贺涵的惨叫声划破了宁静的早晨。
“来者何人!为何闯入民宅!”陈俊生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骑在贺涵身上,死死反扳着他的手。
“小人,小人是良民!”贺涵大喊,随即神秘地笑笑,“俊生,你一大早就想玩角色扮演游戏是么?”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祖宗!我错了!你放开我!我上班要迟到了!”贺涵都快哭了。
“我为何会在此?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我哪知道啊……你不是每天都在这嘛!你别疯了好不好啊陈俊生!”
“陈俊生是何人?”
……看来真疯了。
“是你啊!!!”
“哼,我乃锦衣卫南镇抚司百户裴纶,不晓得你说的陈俊生是谁!”
贺涵自打早上起来,就没有平静过一秒,匆匆洗漱以后决定请一上午假,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天知道陈俊生在发什么神经!

沈炼和贺涵有同样的遭遇。只不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张震!大哥!放手啊!”
“张震是何人!”
“大哥,大哥,我知道你在拍戏,锦衣卫…不,绣春刀对不对?你先放开我…”裴纶被反扳着手压在床上,不停求饶。
“裴纶,你的武功呢!?”沈炼今天一大早就被一声惨叫惊醒,裴纶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做梦还扇了他一巴掌。莫名其妙被扇的沈炼一翻身把裴纶的手扣住了,而裴纶竟然没有反抗的力量,甚至还哭爹喊娘的,直喊到鸡叫三遍,嘴里还念着什么张震的,难道是…他被绿了?
“裴纶你解释一下张震是谁。”沈炼阴着一张脸问道。
“呃…是我兄弟?”
“罢了罢了,我不想理你什么兄不兄弟的。去做饭吧,述职要晚了。”沈炼撒了手。绿帽子归绿帽子,看在饭的份上还是先放开他。
“这位兄台……叫什么名字?”
……“沈炼。”裴纶今天怎么了这是,神神叨叨的。
“沈炼?我不信。”陈俊生觉得他一定是被拐带到某个片场去了。刚转身要走,只听“啪”的一声,面前的桌上多了一个腰牌。他转身一看,沈炼黑着脸坐在炕上一言不发。

腰牌是铜质的,做工繁复精巧,上面只有几个大字“锦衣亲军 沈炼”。陈俊生觉得长这么大脑子第一次不太够用。再看看沈炼的装束,好像不是梦里幻想的东西,沈炼压他的那招可是实打实地疼啊……

“看够了吗?看完了就去做饭。”沈炼一肚子火气,今天是怎么回事。
“诶诶诶……”
沈炼眼见着裴纶去了厨房,才略放下心来收拾床铺。二黑也悄悄跟过去。平日里二黑见到裴纶,照例是要去蹭一个抱抱的。
结果今天。
“啊啊啊啊啊!!!沈炼!沈大人!大兄弟!快把这玩意抱走!我求你了!”
沈炼的脸色更黑了。

---------------------
第一部分先介绍一下发生了什么…还没上班呢……
求评论🙏求小红心❤️

你到底是谁?!

一个很直白的名字。贺涵见到一脸杀气但是对现代文明屁都不懂的陈俊生(裴纶),沈炼发现裴纶变成了丧萌丧萌的陈俊生并且还怂hhh
明天再写吧,要早起去上选修课
不知道打什么tag了
我的前半生看得少,尽量一边补一边写吧

少年心

昨晚那版写得难受因为网挂掉了😒如果沈炼的内心被我们看到,那是什么样的呢?
---------------------------------------
我是谁。没有人看得见我,因为我死了。
我叫沈炼。准确的说,是十七岁的沈炼。早在父亲办案被害的时候,我就死了。沈炼迫不得已把我从他无忧无虑的生活中赶出去,因为他决定要接父亲的班,做一个锦衣卫。我的不谙世事,我的单纯,甚至我时不时露出的微笑,都会成为他的拖累。于是他杀了我,取而代之的是不苟言笑,冷若冰山,杀伐狠绝又果断的,三十二岁的沈炼。可他太傻了,我时常觉得他是个榆木脑袋。我也是沈炼啊,怎么可能杀得掉?只不过别人再也看不见我。但他可以。我一直住在他心里,时不时出来看看,不过他好像很讨厌我,我就少见他,只是有时候说说话罢了。他也不常听的。

沈炼是北镇抚司百户,平日里令人闻风丧胆的行事作风,与他的名字倒也合适。不过他有个毛病,他杀人前会犹豫个半秒的,因为有人跟他说话。他知道那是心里的,十七岁的他。那个无忧无虑的单纯少年,已经被狠狠扼杀掉了。现在双手染满鲜血的他,还会时而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因为那是他最后的良知和一点怜悯,哪天他再也听不见这声音了,他和妖魔也没有区别了。

他误杀凌云铠后,呆呆地站着。我目睹了全程,有些难受。我问他,手上多了一个冤魂,不痛吗?
他听见了。他回答道,有什么痛的,他本来就该死。
我不再问他。直到裴纶来处理完一切,我都没有再说话。凭借他摸爬滚打多年的脾性,应付裴纶还是足够的,他不需要在这时候有一丝怜悯恻隐之情。

他三番五次救下北斋,在北斋落水以后骂骂咧咧的,我他妈鬼迷心窍救了个东林逆党。
我冷笑道,你他妈明明知道她是逆党,有什么鬼迷心窍的?你以为你骗的了我吗?你最多说服一下你的木头脑袋罢了。
他浑身湿透坐在船舱里,默不作声。
我想我终于取得了单方面的胜利。

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我感觉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他像是被推着走,不能回头了。我一直没用再说话,但我知道他会再见到我的。
果然,悬崖一战,一个小蝼蚁和大象在搏斗,结果可想而知。沈炼快支持不住的时候还在拼命和周围人打,我忍不住对他大吼,你在干嘛!在这么个无聊的地方!你在这个没有赢家的修罗场上干什么!
他听见了,一愣神,被人从后砍倒。我出现在他面前,他不仅没有控制自己不去想我,反而还看着我,充满了无奈和释然。因为没有退路了才无奈么?因为看见自己竟然残存一点良心,才释然么?
我看不懂。在他昏过去那一刻,我的世界一片漆黑。

再醒来时,整个世界都变样了。
裴纶死了。他今生唯一的爱人死了。
他坐在裴纶坟前,一边喝酒一边烧纸钱。下起雨来,火都熄了。
我多事问他,要是当时不救北斋,会发生这么多事吗?要是裴纶不来找茬,会卷入与自己无关的事吗?从前的岁月还回得去吗?你对得起为了你而死的人吗?
他听着听着开始哭,脸上的水,分不清是雨还是泪。我后悔多问,但是他不后悔听。这后半辈子还是安稳着过吧。

沈炼没有安稳的命。他又卷入了另一场斗争中,这次赔进了自己的手足兄弟。我看着他跪在靳一川身旁,哭着求他原谅。也看着一川勉强挤出微笑,安慰他,自己本就该命绝,让他不要自责。我看得难受,又说,到底沈炼做错什么要被命运玩弄于股掌之中。
他跪伏在地上,飞鱼服衣摆散开来。他说他也不知道。恐怕是杀了太多人就该遭到孤独终老的报应吧。
他这一生,未免也太可怜。

我尽量避免见他,怕他想起往事会不开心。他已经够苦的了。
他却主动要见我。我与他无言对坐,他凝视我许久以后叹了口气,我又回了原来的地方。他似乎不那么讨厌我了。

沈炼满眼都是温和可亲,单纯善良的,十七岁的自己。他好想回到那些再也回不去的岁月。

可惜走出半生,已不再是少年。
————————————
求评论🙏小红心❤️
终于能把想写的东西表达出来了,真开心。

说说抄袭的事

占tag抱歉。



在lof上发文不久,而且都是绣春刀的同人,就占了绣的tag。做旁窥者半年,一直都有发文的冲动,但是总觉得没人会看。第一篇文章的第一条评论把我激动得不会打字,我挺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不是lof的太太。太太们多的是,我一个小透明只想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有没有人看都无所谓。

有人说为什么原创作者写东西不红,抄袭者写东西就赚很多钱。这跟为什么好人一生多波折是一样的啊。

为什么说原创者赚不到钱就是没本事,抄袭者必有出路呢?如果连原创都要被压在尘埃里难以翻身的话,写作还有什么意义。

不是所有人写作都为了钱。希望别人能理解自己的想法喜欢自己的文章也是写作目的之一。

但是我只想说,抄袭者轮回终有报。

等着瞧。

醒悟

不知道有没有欧欧西。可能会引用一些诗句,求考据党放过我。
------------------------------
沈炼不是什么英雄。事实上,没有他这么窝囊的英雄。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即便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也不过只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朝廷的狗罢了。
锦衣卫里不止他一个窝囊废。于是好多个窝囊废一起,把这趟浑水搅得更浑,因此在锦衣卫历史上留下了不轻不重的一笔。崖边一战,剩下一个人。
他叫沈炼。

留下一条命,失了一颗心。不知道哪个更亏,似乎无法衡量。对于裴纶来说可就简单了,只要还有进食功能就万事大吉了。可要是裴纶在就好了。
沈炼是个木头脑子冰山脸。他对感情上的东西反应特别迟钝,对妙彤姐妹俩保持着赎罪般的卑微爱情。他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自己的内心,他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拒绝面对感情的事。对待裴纶也一样。

他愚蠢到分不清自己对裴纶,究竟是生死兄弟般的感情,还是将他当作不可缺少的另一半的爱情。
他救下重伤的裴纶,照顾他直到他好起来。他喜欢看裴纶的笑脸,喜欢他吃东西的样子,喜欢他抽着烟一脸坏笑,喜欢他抱着猫咪时一低头的柔情。每当这时,他总感觉一股暖流温暖了他这个冷冰冰的锦衣卫的心,就连嘴角都不禁上扬一些弧度。
他和裴纶,不过是这乱世之中两个相依为命的蝼蚁罢了。他俩都缺点儿什么,缺爱缺温暖。越是能意识到这些,才越明白裴纶最喜欢的那句诗是什么意思。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战场上交托后背的义气,并肩的勇气,都是这句话最好的证明。沈炼想起以前裴纶一本正经解释的样子,不禁好笑。不过沈炼喜欢诗经里另一首。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私心里是希望与裴纶偕老的,不论是这句话的哪种意思。不过时日久了,也逐渐习惯生命里另一个人的存在。当他离开时,心里像被硬扯下一块那样,生疼生疼。他甚至怀疑与裴纶共处的日子里,裴纶是不是对他下了什么蛊,以致于现在他一想起裴纶,眼睛就发酸,继而整夜难眠。

修罗场上,是非对错没有清晰界限,也没有真正的赢家。那友情和爱情是不是也没有界限了呢?沈炼以前一直拒绝弄懂什么是友情什么是爱。

现在他懂了,兄弟或者情人,同袍还是同衾,有什么所谓呢?感情放在哪,称号都是次要的。

已经晚了。能听他沈炼说心里话的人已经不在了。

沈炼又明白了一个道理。

有时候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啊……裴纶,你是不是也这样想?
坐在窗边发呆的沈炼怀里抱着猫,猫突然凄厉地叫起来,沈炼轻轻抚了抚它。

窗外的裴纶站在月光下,看着憔悴的沈炼,心里难受。

可是鬼没有眼泪。

-----------------------------
时间线延长了,插了点剧情。求评论🙏求小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