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瞎编。随意看看。 
 
沈炼出门上班的时候,还没天亮。裴纶还在身旁酣睡。给裴纶掖好被子,在烟袋里装些烟丝,才蹑手蹑脚地出去,临走前还薅了把肥猫的毛。和裴纶的踩着点出门不同,他似乎习惯了最早到衙门。 
天上都是星星,像蓝丝绒一般的星空总是让人心神安宁。他想起从前母亲说的话。母亲说父亲是锦衣卫,办案的时候被暗器所伤一命归天。那时沈炼还小,母亲说父亲化为了天上的星星,在天上看着他。他不知何时有了看星星的习惯,抬头一望时也忽然有了些安慰。 
父亲,他想,沈炼如今也是锦衣卫了,父亲高兴么。 
今天比他更早的,是陆千户。陆文昭和他是战场上过命的兄弟,两人相处亦不同于别人。 
千户大人,今日怎么来这么早?沈炼问道。 
嗨,早什么。你每天都是第一个来的,冲这积极劲儿,做副千户都委屈你了。 
陆大人说笑了,沈炼如今也没什么所求的事……妙彤姐妹俩过得不错,我心里可算是没有牵挂了。沈炼低头笑着说。 
 
大人。 
 
嗯? 
 
今天是中秋,大人不如来寒舍尝尝南司裴百户的手艺? 
 
你小子可真行……都吃上南司的饭啦?陆文昭拍拍沈炼的肩膀,笑着说,好,我一定赴约。 
 
沈炼马上又准备着出任务了,今天他要和大哥、三弟一起,混进一家酒楼听墙根儿。难得有不杀人的活计,仅仅是清点和查明在酒楼里聚餐的人数和身份。也好,大过节的不杀人也好。 
在去的路上他们就解决了晚上吃饭的问题。可怜裴大人今晚要忙喽。 
 
大哥已经是百户了,只有三弟还是个总旗。大哥也不再想做千户,反而是把机会都留给沈炼和一川,大哥说他俩还年轻,要出人头地混出个样子。 
 
那你呢?他俩不止一次这么问。 
 
我?当上百户就够,我妈也安心了。这么费劲才爬到百户的位置,要做千户可就难了。 
 
两人默不作声。大哥对他们的好,他们肯定要报答的。在这个世道,谁都不容易。都是皇家的狗,彼此间为了一块肉争得你死我活。哪有什么值不值得,都是为了活下去而已。 
 
任务很快就完成了,也该到做饭的时候了。沈炼去南司告诉裴纶聚餐的事,要不是看在是北司的人份上,裴纶早就让几个小旗动手了。 
 
沈炼!不是你做饭所以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吗! 
 
荣悦斋桂花糕一斤。 
 
我做饭给北司的人吃?你开什么玩笑! 
 
荣悦斋莲蓉酥一斤。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厨子是吗?你沈大人的私厨是吗! 
 
皖香楼肘子一斤。 
 
你少来这套! 
 
藕粉糕一斤。 
 
什么时候做?我现在没下班不能买菜。那人脸上只剩了橘猫般的笑。 
 
我去。你早点回来。 
 
待出了南司又买了许多东西回家,大伙儿已经在等了。开了几坛子上好的女儿红,是陆文昭拿来的;有的糕点是张嫣给一川的。一边喝酒一边说起曾经的事,几个人笑倒在炕上,酒洒了一身。 
裴纶炒完菜回来,大汗淋漓的,拿起沈炼的碗就倒酒喝。没人发现这个细节,因为饭菜实在太香了。 
众人一边吃一边喝酒,卢剑星还带来了月饼,他们坐在沈炼的家门口,一边赏月看星星一边轮流撸猫。 
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一大家子,一群兄弟,今天真是尽兴。 
因为中秋赶上休沐,大家索性住在沈炼家。在炕上东歪西倒的,互相枕藉而眠。 
 
沈炼睡不着,走到房间外面摸猫。 
 
今天是中秋,他们要是在该多好。 
声音里带着些哭腔。 
 
等我带好吃的回来。 
猫“喵”了几声,又蜷成一团呼呼大睡。 
 
沈炼看着火灾后修葺过的房子,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气。 
 
出门前看见星空,想起以前母亲的话。今天一定又是自己第一个到的。沈总旗想。 
 
那么多星星,哪一颗是他们呢? 
 
猫咪已经在廊下睡熟了,一丝冷风钻进沈炼的衣襟。 
 
是哪一颗呢?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