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民以食为天

沈炼和裴纶确实早就见过。
早在陆文昭还是百户的时候就见过。裴纶当时不怎么跟沈炼来往,表面上笑嘻嘻的一个人,实际上内心城府颇深。沈炼则同他相反,表面冷如冰霜,但对那些尔虞我诈的事一窍不通。手下的殷澄反而与他来往时间长,二人似乎是同乡。
殷澄总说,那个裴总旗如何如何。沈炼则一冷脸,不感兴趣。
在他眼里,裴纶只是个好吃鬼而已,还好抽两口,总弄的屋子里烟雾缭绕的。
说实在的,早那么几年,二人只是相互打个招呼的关系。谈不上好友,连朋友都不是。
在裴纶眼里,沈炼也是个大冰山。不过很蠢很蠢而已。靠着还算帅气并有些冷峻的面孔,不用说话都能让人胆发颤。其实内里莽撞冲动,对明争暗斗这些东西一窍不通,要不是陆文昭护着,他早就被人欺负得不知什么样了。相比之下,裴纶就世故多了。
裴纶自己也没想到,怎么会跟这个人扯上关系,更没想到,以后还会爱上他。

再有交集,也是两年以后的事了。两年里,发生太多事。裴纶因为办案的时候得罪了上面某个人物,被贬到南司去做百户了;而沈炼,这个最容易得罪人的冰山脸猪头,却一直在北司干到了百户。
见面的场景挺尴尬的,因为殷澄祸从口出惹来了凌云铠,偏那凌云铠被沈炼误杀……殷澄死了,裴纶恨极了沈炼,但沈炼不杀凌云铠南司又没有案子可接……两人心里都乱七八糟的。

大人,裴大人在那边,我们过去吧。一个小旗对沈炼说。
沈炼老远就看见一个人坐在那吃东西,不消说,一定是那姓裴的。

几个月后沈炼问起裴纶,那种场合怎么有心情吃东西?
裴纶笑着,像个大橘猫,民以食为天嘛,吃是第一位的。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两人的命运绑在了一起。迫不得已的同生共死,让两人间发生了些奇妙的化学反应。

死里逃生的滋味真不好受,裴纶丢了官,搭上了半条命。在沈炼家闲居的日子,他总能吃上新鲜的糕点。不消说,一定是沈炼买的。沈炼这个冰山脸,也渐渐柔和起来。

都是我的功劳。裴纶自夸道。
好好好,奖励你一块莲蓉酥。沈炼笑得眼眉间都是藏不住的温柔。
你怎么这么能吃。沈炼抬手擦掉裴纶脸上的残渣,笑着说。
民以食为天嘛不是,不吃怎么能活啊。裴纶一脸的“这不是废话么”的表情,沈炼看得只想再揉两把他的大脸。

裴纶剩下的半条命在这个冬天用完了。外面下着雪,沈炼哄他,等雪停了我们就出去吃馄饨,你最喜欢的。
裴纶眼睛一亮,又黯淡下去。不用了,我去下面尝尝孟婆汤是什么味道。
这你也非喝不可吗?沈炼不想听他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民以食为天啊沈大人……谁不是要吃这辈子最后一顿呢……

沈炼记得这场雪下了很久很久,裴纶也睡了很久很久,久到沈炼打算百年之后再陪他睡。

民以食为天,活得真自在。
你有没有爱过我,比好吃的还爱?
裴纶自然没搭话。

又过了很多年,他要搬家了,找了个风水先生去他家看看。
风水先生倒也奇怪,看看灶台又看看沈炼,脸上有种奇怪的神色。

怎么了?沈炼问。

你没发现灶台那有个人吗?

谁?沈炼固然锦衣卫出身,却也是怕鬼的。

一个大脸男人。

沈炼松了口气。他在那干什么?

他说他有个答案要告诉你,他说不完就不走。你问过他什么啊?

我忘了。他说什么?

他说,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一直都是这样。

……

沈大人?沈大人?你还好吗?他走了。

……嗯,我没事。
说罢,这个冰山脸的几滴泪落在地上,晕开了。

傻瓜。裴纶就是傻瓜。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