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大明铲屎官

民以食为天和梦把诸位捅成了串儿😂我的锅😂可能是甜的虽然我每篇都这么想😒看题目应该无虐,放心食用😘

———————————————
前有大宋提刑官,后有大明铲屎官——沈炼沈大人。
沈炼平日里一副“全世界欠我五百万”的样子,到了猫主子面前,就成了“主子我欠您五百万”的笑脸。对此,裴纶陆文昭等人接受采访时表示,“沈炼的猫是全世界最宝贝的东西,我们要摸都不让,我们想跟他绝交。”
你后半辈子跟猫过去吧沈炼!

上班的时候是一身飞鱼服随时绣春出鞘的令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一回了家,沈炼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看见猫趴在廊下晒太阳,便凑过去,“小二黑,吃了没?”
“你都不问我!你滚!”裴纶在屋里大吼。
“这我家好嘛!”沈炼看都不看裴纶一眼,索性趴在廊上逗猫。
二黑才几个月大,沈炼当时是在家门口发现了蜷缩着的一团毛球,于是一把抄起来,就这么光荣当上了铲屎官。之所以叫二黑嘛……是因为沈炼觉得自己在三兄弟中是二哥,那这猫就叫二黑好了。起初大哥不喜欢自己的黑猫,嫌黑猫不吉利,每次都不给猫好脸看,要不是沈炼护着,早把猫丢一边了。那猫也不是好惹的主子,见卢剑星这副模样,便蹭蹭他的靴子,翻过肚皮来伸懒腰。
事后据卢剑星说,当时他有一种恋爱的感觉,好像遇见初恋情人一样。
于是乎,当沈炼转身把茶递给大哥时,愣了两秒才发现地上任猫践踏,不,踩踏的大哥。

沈炼:当时是谁扬言要炖了这只猫的?
卢剑星:我没说过。

铲屎官安稳地当了几个月,沈炼卷入了一场本来跟他没什么关系的政治斗争中。还害得他的宝贝主子中了一弹,把他心疼得不行,在火绳枪的密集扫射中奇迹般地把猫捞起来带走。可是事态严重,他必须得将猫丢下离开,走的时候,心里空落落的难受。

当了铲屎官以后,才体会到一丝被依赖的成就感。在那以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锦衣卫从来没试过保护别人照顾别人的滋味。这只小东西很好地弥补了空缺。

原以为死里逃生以后回家,会见到猫的尸体。他连怎么安葬的事情都想好了,结果一进门,比以前更壮的黑猫扑进了他怀里,同他玩耍。沈炼瞬间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做锦衣卫,三餐不定,连能不能回家都不知道,更何况现在做了总旗,更是没有定数。自己都吃不上饭,更何况猫?不过这个担忧可以完全打消了,因为裴纶在他家住着呢。裴纶满口答应下来照顾二黑的事,“你放心,有我裴纶一口吃的就有它一口。”
沈炼觉得更担心了。

沈炼觉得他有必要好好研究主子和铲屎官之间的关系。曾经的二黑,在他的辅佐下,是个高冷的翩翩公子,俘获人心以后绝对是要求着它它才肯正眼瞧你一下(卢剑星:这个我可以证明),而现在与裴纶朝夕相处之后,那股高冷劲儿已经完全没有了,特别爱卖萌耍赖。
还贪吃。
绝对是裴纶调教出来的主子,连脸都圆得跟他一样。

二黑OS:我还要被你们来回策反我容易嘛我。

起因是沈炼和裴纶因为一件不太大的事情吵了一架,结果各自拧着性子互不搭理,裴纶睡在地上,沈炼在炕上。
裴纶向猫招手:“二黑,我平常对你是不是特别好?这回你可得跟我在统一战线上啊。”
二黑摇摇尾巴,走着猫步出去了。
刚把门锁上的沈炼看见二黑,蹲下招手:“二黑,我对你不差吧,我还救了你一命,你可不能跟那个人一起欺负我啊。”
二黑摇摇尾巴,蜷在廊下睡着了,发出呼噜声。
只不过房里裴纶的呼噜声更响些。

被两个铲屎官挑唆,啊呸,策反过的猫主子二黑大人,还在考虑到底该跟谁统一战线的时候,那两个不要脸的铲屎官又腻歪到一块去了,裴纶的被褥竟然离奇的出现在炕上,两人正躺在一处说悄悄话。
二黑:喵喵喵?

愤怒的二黑大人蹿上炕去,却被裴纶一把拂开,“去去去,臭猫快走。”
“你说什么呢什么臭猫,”沈炼一招手,“来二黑我们睡觉,不理他。”
“别别别,二黑最香了最好了。”俩人刚和好不久裴纶怕惹毛了沈炼,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二黑就这样睡在了两个铲屎官中间。苦了裴纶,今晚又不能跟沈炼做些什么了。
他看着抱着猫咪,静静地睡在透过窗子的月光下的沈炼,把手放在他抱着猫的手上。猫咪正打着呼噜。

一夜好眠,沈炼。


———————————————
求评论🙏求小红心🙏😘

评论(1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