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醒悟

不知道有没有欧欧西。可能会引用一些诗句,求考据党放过我。
------------------------------
沈炼不是什么英雄。事实上,没有他这么窝囊的英雄。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即便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也不过只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朝廷的狗罢了。
锦衣卫里不止他一个窝囊废。于是好多个窝囊废一起,把这趟浑水搅得更浑,因此在锦衣卫历史上留下了不轻不重的一笔。崖边一战,剩下一个人。
他叫沈炼。

留下一条命,失了一颗心。不知道哪个更亏,似乎无法衡量。对于裴纶来说可就简单了,只要还有进食功能就万事大吉了。可要是裴纶在就好了。
沈炼是个木头脑子冰山脸。他对感情上的东西反应特别迟钝,对妙彤姐妹俩保持着赎罪般的卑微爱情。他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自己的内心,他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拒绝面对感情的事。对待裴纶也一样。

他愚蠢到分不清自己对裴纶,究竟是生死兄弟般的感情,还是将他当作不可缺少的另一半的爱情。
他救下重伤的裴纶,照顾他直到他好起来。他喜欢看裴纶的笑脸,喜欢他吃东西的样子,喜欢他抽着烟一脸坏笑,喜欢他抱着猫咪时一低头的柔情。每当这时,他总感觉一股暖流温暖了他这个冷冰冰的锦衣卫的心,就连嘴角都不禁上扬一些弧度。
他和裴纶,不过是这乱世之中两个相依为命的蝼蚁罢了。他俩都缺点儿什么,缺爱缺温暖。越是能意识到这些,才越明白裴纶最喜欢的那句诗是什么意思。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战场上交托后背的义气,并肩的勇气,都是这句话最好的证明。沈炼想起以前裴纶一本正经解释的样子,不禁好笑。不过沈炼喜欢诗经里另一首。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私心里是希望与裴纶偕老的,不论是这句话的哪种意思。不过时日久了,也逐渐习惯生命里另一个人的存在。当他离开时,心里像被硬扯下一块那样,生疼生疼。他甚至怀疑与裴纶共处的日子里,裴纶是不是对他下了什么蛊,以致于现在他一想起裴纶,眼睛就发酸,继而整夜难眠。

修罗场上,是非对错没有清晰界限,也没有真正的赢家。那友情和爱情是不是也没有界限了呢?沈炼以前一直拒绝弄懂什么是友情什么是爱。

现在他懂了,兄弟或者情人,同袍还是同衾,有什么所谓呢?感情放在哪,称号都是次要的。

已经晚了。能听他沈炼说心里话的人已经不在了。

沈炼又明白了一个道理。

有时候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啊……裴纶,你是不是也这样想?
坐在窗边发呆的沈炼怀里抱着猫,猫突然凄厉地叫起来,沈炼轻轻抚了抚它。

窗外的裴纶站在月光下,看着憔悴的沈炼,心里难受。

可是鬼没有眼泪。

-----------------------------
时间线延长了,插了点剧情。求评论🙏求小红心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