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少年心

昨晚那版写得难受因为网挂掉了😒如果沈炼的内心被我们看到,那是什么样的呢?
---------------------------------------
我是谁。没有人看得见我,因为我死了。
我叫沈炼。准确的说,是十七岁的沈炼。早在父亲办案被害的时候,我就死了。沈炼迫不得已把我从他无忧无虑的生活中赶出去,因为他决定要接父亲的班,做一个锦衣卫。我的不谙世事,我的单纯,甚至我时不时露出的微笑,都会成为他的拖累。于是他杀了我,取而代之的是不苟言笑,冷若冰山,杀伐狠绝又果断的,三十二岁的沈炼。可他太傻了,我时常觉得他是个榆木脑袋。我也是沈炼啊,怎么可能杀得掉?只不过别人再也看不见我。但他可以。我一直住在他心里,时不时出来看看,不过他好像很讨厌我,我就少见他,只是有时候说说话罢了。他也不常听的。

沈炼是北镇抚司百户,平日里令人闻风丧胆的行事作风,与他的名字倒也合适。不过他有个毛病,他杀人前会犹豫个半秒的,因为有人跟他说话。他知道那是心里的,十七岁的他。那个无忧无虑的单纯少年,已经被狠狠扼杀掉了。现在双手染满鲜血的他,还会时而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因为那是他最后的良知和一点怜悯,哪天他再也听不见这声音了,他和妖魔也没有区别了。

他误杀凌云铠后,呆呆地站着。我目睹了全程,有些难受。我问他,手上多了一个冤魂,不痛吗?
他听见了。他回答道,有什么痛的,他本来就该死。
我不再问他。直到裴纶来处理完一切,我都没有再说话。凭借他摸爬滚打多年的脾性,应付裴纶还是足够的,他不需要在这时候有一丝怜悯恻隐之情。

他三番五次救下北斋,在北斋落水以后骂骂咧咧的,我他妈鬼迷心窍救了个东林逆党。
我冷笑道,你他妈明明知道她是逆党,有什么鬼迷心窍的?你以为你骗的了我吗?你最多说服一下你的木头脑袋罢了。
他浑身湿透坐在船舱里,默不作声。
我想我终于取得了单方面的胜利。

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我感觉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他像是被推着走,不能回头了。我一直没用再说话,但我知道他会再见到我的。
果然,悬崖一战,一个小蝼蚁和大象在搏斗,结果可想而知。沈炼快支持不住的时候还在拼命和周围人打,我忍不住对他大吼,你在干嘛!在这么个无聊的地方!你在这个没有赢家的修罗场上干什么!
他听见了,一愣神,被人从后砍倒。我出现在他面前,他不仅没有控制自己不去想我,反而还看着我,充满了无奈和释然。因为没有退路了才无奈么?因为看见自己竟然残存一点良心,才释然么?
我看不懂。在他昏过去那一刻,我的世界一片漆黑。

再醒来时,整个世界都变样了。
裴纶死了。他今生唯一的爱人死了。
他坐在裴纶坟前,一边喝酒一边烧纸钱。下起雨来,火都熄了。
我多事问他,要是当时不救北斋,会发生这么多事吗?要是裴纶不来找茬,会卷入与自己无关的事吗?从前的岁月还回得去吗?你对得起为了你而死的人吗?
他听着听着开始哭,脸上的水,分不清是雨还是泪。我后悔多问,但是他不后悔听。这后半辈子还是安稳着过吧。

沈炼没有安稳的命。他又卷入了另一场斗争中,这次赔进了自己的手足兄弟。我看着他跪在靳一川身旁,哭着求他原谅。也看着一川勉强挤出微笑,安慰他,自己本就该命绝,让他不要自责。我看得难受,又说,到底沈炼做错什么要被命运玩弄于股掌之中。
他跪伏在地上,飞鱼服衣摆散开来。他说他也不知道。恐怕是杀了太多人就该遭到孤独终老的报应吧。
他这一生,未免也太可怜。

我尽量避免见他,怕他想起往事会不开心。他已经够苦的了。
他却主动要见我。我与他无言对坐,他凝视我许久以后叹了口气,我又回了原来的地方。他似乎不那么讨厌我了。

沈炼满眼都是温和可亲,单纯善良的,十七岁的自己。他好想回到那些再也回不去的岁月。

可惜走出半生,已不再是少年。
————————————
求评论🙏小红心❤️
终于能把想写的东西表达出来了,真开心。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