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你到底是谁?!(1)

震惊!辰星内部竟有武林高人!
震惊!南镇抚司百户一夜之间武功尽失!又痴又傻!究竟是何人所为!真相竟是…
不确定篇长,尽量写…是甜的😘
---------------------------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本该是贺涵和陈俊生相拥着从温暖的大床上醒来,交换一个早安吻,开启新的一天。
结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陈俊生!你疯了!快放手!!!!”贺涵的惨叫声划破了宁静的早晨。
“来者何人!为何闯入民宅!”陈俊生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骑在贺涵身上,死死反扳着他的手。
“小人,小人是良民!”贺涵大喊,随即神秘地笑笑,“俊生,你一大早就想玩角色扮演游戏是么?”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祖宗!我错了!你放开我!我上班要迟到了!”贺涵都快哭了。
“我为何会在此?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我哪知道啊……你不是每天都在这嘛!你别疯了好不好啊陈俊生!”
“陈俊生是何人?”
……看来真疯了。
“是你啊!!!”
“哼,我乃锦衣卫南镇抚司百户裴纶,不晓得你说的陈俊生是谁!”
贺涵自打早上起来,就没有平静过一秒,匆匆洗漱以后决定请一上午假,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天知道陈俊生在发什么神经!

沈炼和贺涵有同样的遭遇。只不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张震!大哥!放手啊!”
“张震是何人!”
“大哥,大哥,我知道你在拍戏,锦衣卫…不,绣春刀对不对?你先放开我…”裴纶被反扳着手压在床上,不停求饶。
“裴纶,你的武功呢!?”沈炼今天一大早就被一声惨叫惊醒,裴纶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做梦还扇了他一巴掌。莫名其妙被扇的沈炼一翻身把裴纶的手扣住了,而裴纶竟然没有反抗的力量,甚至还哭爹喊娘的,直喊到鸡叫三遍,嘴里还念着什么张震的,难道是…他被绿了?
“裴纶你解释一下张震是谁。”沈炼阴着一张脸问道。
“呃…是我兄弟?”
“罢了罢了,我不想理你什么兄不兄弟的。去做饭吧,述职要晚了。”沈炼撒了手。绿帽子归绿帽子,看在饭的份上还是先放开他。
“这位兄台……叫什么名字?”
……“沈炼。”裴纶今天怎么了这是,神神叨叨的。
“沈炼?我不信。”陈俊生觉得他一定是被拐带到某个片场去了。刚转身要走,只听“啪”的一声,面前的桌上多了一个腰牌。他转身一看,沈炼黑着脸坐在炕上一言不发。

腰牌是铜质的,做工繁复精巧,上面只有几个大字“锦衣亲军 沈炼”。陈俊生觉得长这么大脑子第一次不太够用。再看看沈炼的装束,好像不是梦里幻想的东西,沈炼压他的那招可是实打实地疼啊……

“看够了吗?看完了就去做饭。”沈炼一肚子火气,今天是怎么回事。
“诶诶诶……”
沈炼眼见着裴纶去了厨房,才略放下心来收拾床铺。二黑也悄悄跟过去。平日里二黑见到裴纶,照例是要去蹭一个抱抱的。
结果今天。
“啊啊啊啊啊!!!沈炼!沈大人!大兄弟!快把这玩意抱走!我求你了!”
沈炼的脸色更黑了。

---------------------
第一部分先介绍一下发生了什么…还没上班呢……
求评论🙏求小红心❤️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