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你到底是谁?!(三)

希望今天可以发出去…辛苦写的发不出去真的难受😭
-------------------------------
贺涵哀哀地叹了口气,自己怎么摊上这么个事儿啊。凭着这么多年的知识阅历,对女生爱看的穿越向来嗤之以鼻,早知道…早知道就向她们取取经,这人要是穿越了,该怎么生活啊?
手机铃声响起,把他从哀哀欲绝自暴自弃式的思考中拉回来,一秒之内恢复了职场精英该有的样子。但这个职场精英看见来电显示以后就破功了。
“陈俊生”。来电显示这样写道。裴纶够可以的呀,真不愧是锦衣卫,过目不忘啊。
“喂?”接通了电话。
“贺涵…”对方好像还不太会用电话,声音忽远忽近的。
“怎么了?”
“我回你家了,给你做饭吧。”裴纶声音冷冷的,听上去像是命令“你滚回来做饭”这样。
“你别弄了,等我回来好吗?”贺涵非常担心裴纶会炸了那栋楼。
“你们如今不用柴火,吃冷饭么?”
贺涵觉得这样的担心十分有必要。

“沈大哥!!!沈大哥…你别杀我…”陈俊生一见到亮了刀刃的绣春刀,秒怂。他脑门儿上还贴着沈炼从神婆那求回来的黄纸,上面用朱砂画了招魂的符咒。沈炼方才看见他愣了一会儿,满心欢喜以为裴纶回来了,结果这货立马求饶,还供出了纵火的事实。
虽然是陈俊生放的火,可烧的是自己家。
沈炼内心奔腾着一万句mmp。

厨房烧得不严重,灶台还是在的,饭还是能做的,就是这屋顶恐怕要找人修葺才行。沈炼郁闷极了。不过可以原谅的是,沈炼是一个明朝人,他听都没听过什么叫穿越。对于裴纶突然变成陈俊生的事实,他的解释是裴纶被附体了。
见黄纸没有用,机智的沈炼于是端出一碗黑乎乎的东西,朝陈俊生泼了过去。
“啊!这什么啊!你朝我泼粪吗!再讨厌我也不能这样伤我自尊!”于是陈俊生一拳挥过去,沈炼躲开了,但身上多少沾了点粘稠的液体。
“……这黑狗血,给你招魂的。”沈炼绝望地翻了个白眼。
“老子还没死呢招什么魂!我今天受够你了我告诉你,什么大明大清的你他妈逗小孩呢!还锦衣卫,你怎么不说你是东厂公公啊……”话音未落便被捂住嘴,沈炼同时大喊“裴纶你别疯了!我给你找郎中!裴纶!裴纶!”
见陈俊生安定下来,沈炼才撒了手。“你不要命了?你他妈一个锦衣卫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找死是吗?”
陈俊生终于放弃了挣扎。他不得不去面对他不想面对的事实:他真的是裴纶,沈炼真的是沈炼不是张震,这里真的是大明…他真的没疯。
沈炼闭上眼睛歪倒在榻上。“去洗干净吧,我劝你还是想清楚怎么做裴纶才是。”
是啊,怎么做裴纶呢?

这边厢,裴纶做陈俊生可谓是得心应手。只是苦了贺涵,把陈俊生和他自己的工作做完,已经十一点了。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一想到家里的冷面锦衣卫,真的难受,真的想哭。他这么擅长安慰别人,却安慰不了自己。
一进门,裴纶已经坐在沙发上等贺涵了。
“你竟然认路。”
“我锦衣卫有什么做不了的?”
“你怎么进来的?”
“从你衣服里摸出来的钥匙。”贺涵这才发现自己用的是备用钥匙,真是忙得发昏。
“吃饭了吗?”
“没有烧火的地方,我做不了饭。”
真庆幸你没有强行烧火。
“沐浴倒是方便,不过我不喜欢这个香料。”
当然方便啦,我今天教了你一上午呢。
“这衣服真难穿,还是我锦衣卫飞鱼服穿得自在。”
贺涵闻言,这才发现裴纶穿着厚实的衬衫和西裤。
“这可是夏天啊!你就不能换条短裤穿穿吗……”贺涵进屋给他找衣服换,满脸黑线。
“着装如此暴露,实在不好。我今日回来见着许多姑娘,不忍直视。衣裙单薄,若是良家妇女定不会如此。这些姑娘实在可怜,衣不蔽体,万一叫哪个坏人看了去…唉…”裴纶一脸愁容。
呵呵,这可是三伏天啊大哥。你说的衣衫整齐,是足以把金融广场变成乱葬岗的,会把人活活热死的好嘛。
“现在都这么穿,你不是裴纶,你是陈俊生,陈俊生在家就得这么穿。”
“若是在外又如何?断不能叫姑娘们眼里看见腌臜的。”裴纶一脸耿直。
“不会的,若是出门,衣服我定然帮你准备了,姑娘们不会怪罪的。”贺涵丢出几件衣服,心想,我竟然变成一个保姆了?!还得哄着一个古董?
叹一口气,转身进了厨房。
“我教你怎么使这些玩意儿,学着点。”
裴纶乖乖地跟过去。遇到新奇事物时总是像个乖狗狗,尤其是遇到吃的。

“陈…俊生…”
“怎么了?”
“你是锦衣卫,南镇抚司百户。要知道,千户大人不会给你批很久的假,明日就要回南司去销假复工。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沈炼声音低沉,好像很累很累了。
“我知道,我会演好裴纶的。”陈俊生低着头说。
“我不管你怎么演…明日抽签若是抽中了听风的活计便无事…若是要追逃犯杀人……”沈炼闭着眼睛,不敢想一个失去了武功的裴纶该怎么面对那些武林高手,该如何对他们下手索命,他都不知道。
“我真不想帮你…你不属于这里…但你是裴纶,我不能不管。南北司水火不容,你…别浪费了裴纶这副皮囊…”沈炼的意思是让他别那么快死,万一裴纶哪天回来呢。
“索命……我要杀人?”陈俊生的声音有点抖。
“你自己想办法吧,我在北司尽量帮你…不行就别逞强了……对了,明天记得给千户大人带点心。”
沈炼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外走去。
“去哪?”
“煮面。”
夜已深沉,意味着明天即将要到来。
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明天。

加个彩蛋?
贺涵给裴纶做关东煮,裴纶紧握着菜刀不放。
“裴纶,不用切菜的时候就把刀放回来,这样容易伤着人。”
“我没有刀在身边不习惯,突然见着了还真是亲切。”
贺涵投以白眼。
“我耍刀可是一把好手!”
“别别,我知道了,你最棒你最厉害,把刀放下吃饭吧,已经很晚了。”
“哦。”
在贺涵关爱智障的目光中,裴纶吃完了锅里的东西。
一手拿筷子一手拿菜刀吃的。

沈炼面无表情地咽下最后一口面条,收拾碗筷去了。见陈俊生吃得还习惯,内心真是诧异。
沈炼:看他的样子,以后的人们定是比现在还要清苦。以后转世轮回,我还是不要投胎了吧。
陈俊生:想发朋友圈。

明天预告:震惊!一男子上班时竟做出这种事…真相令人吃惊…

----------------------------
求评论🙏小红心😘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