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你到底是谁?!(五)

昨天出了一个突然事件,有好多小仙女来评论,真的很谢谢你们😘 
 
应该快完结了,现在的这两对不可能有感情线啦,大家都盼着赶快换回去呢😂换回去之前再搞点事吧😂 
 
----------------------------- 
 
自打那日之后,南司里也没有什么大案子,听个墙根儿就打发掉这一天。当时的震撼已经过去,陈俊生也不大回忆那件事了。 
他想回家,想贺涵,想平儿。他每日睁开眼睛看见的不是白色的天花板,而是年代久远,连红布都落满尘灰的横梁。这样的日子究竟要过到什么时候?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停下? 
他倒也不是碌碌无为,听风的本事、审讯的本事学了不少,在旁人眼里他就是裴纶,不过在沈炼看来,比起裴纶还差了点狠辣的劲儿。陈俊生终究不能是裴纶。 
对爱人的思念,对自己曾经世界的思念,全部涌上心头。平日里不大跟沈炼聊天,有空闲的时间便在窗边放空。沈炼也不是爱说话的人,裴纶在的时候老是絮絮叨叨的,不过他也听得开心;现在难得清净,却又有些想念以前的日子了。 
没有公务的日子里,他俩会早早回家休息,陈俊生刚学会怎么烧火做饭,在厨房里忙活着;沈炼在院子里洗衣服,把凑过来的胖猫弄得一身水。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黄昏。 
沈炼收藏了不少画作,陈俊生有时也跟着看看,这也是为数不多的能聊得热络的时候。 
有着一样的长相,一样的笑容,沈炼差点以为裴纶就在身边。 
像是突然心里缺了一块,急切地想找,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陈俊生穿着短打,坐在榻上看画儿,那入神的样子,就好像看见美食的裴纶一样。真像啊。





“在想什么?”沈炼抱着猫,靠在墙边问道。






“想起自己爱的那个人,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不知道这场戏要演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我真的有些累了。”陈俊生凑过去揉了揉猫的脸,猫眯着眼睛叫唤。





“我以为你怕它呢。”




“只是不太喜欢养猫而已,工作太忙,自己都照顾不了,怎么照顾它?”





“我也没想过我会养一只猫,”沈炼难得笑了笑,“它在我门口趴着,我就顺便带进来了。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走到哪别人只有怕你的份儿,可它不同,它还有点温乎气儿,握惯了刀的手也不那么冷了。”







“真好。”陈俊生也是第一次像唠家常一样和沈炼说话。“你想裴纶吗?”





“废话。也不知道他好不好,有没有好吃的。”沈炼长叹一口气,“我和裴纶,大概是这乱世里唯一可以相互依靠的可怜人吧。别人都说锦衣卫是没有心肝的,杀人不眨眼…哪有人愿意把女儿嫁给锦衣卫,就怕哪天这姑娘就守了寡…”沈炼语气平淡,似乎在说同自己无关的事情。
“我…只是突然很累了……不知
道要在这里呆多久…但我终究不属于这里……”陈俊生眼圈红红的,嗓音嘶哑。





“我买了荣悦斋新出的点心,来吃一点吧……裴纶最喜欢的口味…”沈炼打开了一个盒子,放在陈俊生面前。



“谢谢。”



沈炼坐在回廊上,看着天色渐渐暗下去。



因为知道陈俊生不属于这里,才会这么放心大胆地倒倒苦水,说说心里话么?陈俊生不是坏人。



也许……是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吧。



是个从他生命中突然闯入,也会突然消失的过客。




贺涵这些日子都是一个人打两份工,裴纶坚持不加班的原则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不过想想回到家之后就有热气腾腾的饭菜和杀气腾腾的裴纶在等他,感觉……挺好的。裴纶的手艺不错,这对于很久没尝过家常饭菜的贺涵来说,真的太温暖了。



在他人生的前几十年里,一直渴望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因为他实在太忙了,就算是结了婚也跟丧偶似的,走到大街上都未必敢相认。虽然现在没有老婆没有孩子,但这饭菜真的是家的温暖啊!!!



“我告诉你你要再这么眼泪汪汪地看我我就揍你。”沙发上的裴纶瞪着他。



“好好好,不看不看。”贺涵拉着裴纶到餐桌旁坐下。



吃到一半,贺涵欲言不言地开口,“裴纶。”



“什么事?”裴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继续往嘴里添菜,含糊地说。



“明天公司要开会,是同A集团的一个合作项目,这个项目三个月前就开始了,是陈俊生负责的,明天A集团的人就会过来,洽谈剩余合同的问题。据公司这边的分析,对方很有可能是来追加条款的。”



“……”裴纶蒙圈.jpg



“也就是说,明天要开会,内容就是有人会来找我们要更多的钱,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不给迫不得已少给,这个项目真的很重要。”



“当啷”。裴纶的勺子掉在地上。



“我本来要去的,但是一直是陈俊生在负责,这次我没办法主持这次会议让你逃过去…”



“就这么的吧,我到底要干嘛?”裴纶抽了一张纸擦擦嘴,向后靠在椅子上。



“……念文章行不?把项目概要和合同解释一遍,然后和对方据理力争坚决不让对方再要钱……”



“万一呢?”



“万一……辰星方面会有专门接洽的小组,我也会和其他领导成员在场……但是你千万别露馅儿……”



贺涵本来想将陈俊生的任务换来自己做,但公司也有规矩,再说对方本来就是跟陈俊生洽谈的,自己去也不合适。



“你他妈现在才告诉我?!”



“冷静,冷静,放下刀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你这几天看的合同和报表都是跟这次会议有关的,我也有办法让你能把会议前几个环节的任务完成,后面的再说……把刀放下我说真的……”



裴纶放下菜刀,坐在贺涵旁边,“什么办法?”







“这都什么字儿啊我写文书都没有这么多字儿!!!”裴纶坐在电脑前哀嚎。



“祖宗别嚎啦一会儿隔壁的狗又来踹门儿配种了我告诉你。”贺涵拍拍裴纶的肩膀,“我已经把换过字体的稿子打印出来了,你就照着念吧,现在也只有这个方案,你屁都不懂还开什么会…”贺涵把一沓纸交给裴纶,自己开了电脑坐在旁边。



“此物当真有趣至极,才不过须臾便能印出如此多字,当真有趣。”裴纶两眼放光的样子看着也很有趣。



“你明天尽量别这么说话,学学我,你别再酸着别人…”贺涵忍不住笑了。



裴纶低声念着稿子,时不时问问贺涵是什么意思,抱怨自己当年为什么不好好念书。贺涵不禁失笑。







陈俊生做饭的技术已经能在味道上胜沈炼一筹,不过沈炼觉得还是裴纶做的好吃。



“明日休沐,想去什么地方?”



“随便走走?我还真是没好好看过这里的景色呢。”



“锦衣卫眼里哪有美景,再好的美景也有十面埋伏……”



“你可真能煞风景。”



“要去也无妨,我明日同你出去看看便是。”



陈俊生还未等接话,沈炼又开口道,“脱了这身官服,会被人揍也不一定哦。”



还真是煞风景。翻白眼.jpg陈俊生如是说。







裴纶早早起身,换上贺涵找出来的西服,打上领带,再梳梳头发…啊完美,真是帅气难挡。



于是帅气的裴纶转身进了厨房做早餐。



“你也不怕弄脏衣服。”贺涵站在他身后吐槽着。



“嗯…以前穿着飞鱼服也是要上灶台的呀……习惯了糟蹋衣服,改不了。”



“暴殄天物。”掷地有声。







知道今天要准备十分重要的会议,裴纶的表情都严肃了几分。他带着一组人穿过几间办公室去会议室,步履匆匆又不失沉稳,气场陡增。



“陈总今天气场两米八!!!”



“哇原来陈总这么帅的!”



“陈总出马一个顶俩!干翻他们!”



办公室里的人已经进化到用脑电波来交流了。



贺涵感受到了身后的迷妹(弟)气息,忍不住提醒一下裴纶,“我们不是去打架的…”



“闭嘴。你以为我不怕?”裴纶面不改色地说。



“哇哇哇两位大佬都好帅啊!!!”



“都给我打住!专心工作!”贺涵毫不留情地用脑电波屏蔽了所有消息。



A集团的人在他们进入会议室以后的五分钟内到达,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



前面繁琐的环节结束以后,直接进入了对方最想要的商谈环节。果然,他们希望追加条款,内容是增加5%的提成。



“之前同阁下定下的协议是双方提成各占30%,阁下现在想要追加条款,是不是不太合规矩?”昨晚背过稿子的裴纶知道合同里写的是什么也知道它怎么产生的,贺涵交代过他一定要阻止对方要钱,他便直接开口了。



稳住啊裴纶!贺涵在心里默念,焦急地看着他,但表面上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贵公司连5%都不愿让给我们么?”



“请阁下明白一点,合同签订是有法律效益的,并不是随意可以更改的,我希望能够经得双方领导层讨论并同意。”



“所以今天我们就是来讨论这件事的,要知道5%的提成对于你们来说并没有损失…”来人拿出了一份材料,开始软磨硬泡强行解释合同。



“合同修改不在阁下一面之词,务必要让双方领导层接洽,即便我是该项目的负责人也不能全权决定早在两个月之前就经由双方同意签订的合同,还望阁下谅解。”



裴纶你太棒啦!贺涵投去赞许的目光。



贺涵轻轻点了点桌子,裴纶看到以后又说了几句,直接宣布散会并交由接洽小组处理此事。



“好样的,没露馅!”贺涵捏了捏裴纶的手,发现他手冰凉的都是汗。



“完了我,比做锦衣卫还难受。我真不喜欢跟人嘴炮,我怕我应付不过来害了公司怎么办。”



贺涵一边柔声安慰他一边递了杯水。



“我真的好累,我莫名其妙来到这里莫名其妙做这些事……真的好累……”



“都过去了,这是最后一个项目了,今年没有什么大项目要交给你了……”我也累啊大爷!您还不加班儿呢大爷!



“今晚不用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还没吃过现在饭馆的饭菜呢。”



“有点心嘛?”



“有,今晚喝酒去。”



一听见酒,裴纶的眼睛就亮了。



“不撒酒疯吧?”贺涵开玩笑地问。



“不撒,我喝了酒还能把刀挽出一片花儿呢。”



贺涵顿时觉得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



裴纶(喝醉了耍刀玩儿):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感不感动?



贺涵(战战兢兢):不敢,不敢动。



-------------------------



什么开会呀都是我乱扯的我也不知道私企开会什么样,看完了放过我真的,求你们了🙏



马上就要完结啦😉沈炼其实真的觉得丧丧的俊生很适合跟冷冷的自己做朋友呀😂



催更的宝宝谢谢你们还记得我😂😘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