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合欢悲 (故人篇)第四章

    自那日陈瑛抢了陆子籍的荷包以后,再见到他便是五日后的朝会了。陆子籍一见着他便向他讨要,他不肯给,陆子籍便缠着他。他笑着挣脱开,挑眉问道:“令书,还你钱好不好?”

   “不好。”被果断拒绝。

    陈瑛一听这话,心里没来由的发酸。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谁家姑娘的定情信物么?

    陆子籍看着陈瑛偏过头去皱着眉头的样子,心里便明白了七八分,赶紧说道:“这是我亲娘做的荷包,我用了好多年了,它也是个念想啊。”

“我不还。”陈瑛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陆子籍拿他没法,可刚才陈瑛的反应他尽收眼底,于是便调笑起来:“你方才莫不是以为又是哪个小姐送我定情信物,吃起飞醋了吧?”

   “才没有!老子才不吃你的醋!”

“可我怎么闻着一股子酸味儿?”陆子籍微微一笑,凑近陈瑛的耳边低吟道,“酸死个人。”

    陈瑛索性不理他,低头看向一边。陆子籍看着他发红的耳尖更觉有趣,“你以为我像你啊,风流倜傥的贵公子?”

“滚。”陈瑛怒踩陆子籍。

   

    “今日召众爱卿前来,有要事相商。”坐在高位上的人被冕旒挡住脸,看不清他的神情。大殿里静得只能听见衣袍摩挲的声音。

    “今日镇南将军急报,琉璃国的三千骁骑军已经攻破了城北防线,请求朝廷援兵,”皇帝顿了顿,继续说道,“朕决定派出五千人,支援镇南关。至于人选。。。”皇帝的冕旒轻轻摇动,他似乎在看下面的反应。

“就让镇国将军陆子籍,率精兵五千,从明日起在三日之内赴镇南关,支援镇南将军,钦此。”

陈瑛和陆子籍都愣住了。

“陛下,平乱之事实在不必劳动一品将军和大军,请陛下三思!”有大臣在劝。

“朕意已决,其余人不许妄言。”皇帝大手一挥,一旁的李旻见状赶紧把写好的诏书递给他,再捧上印玺。陆子籍愣了好一会儿,差点忘了接旨,幸好身边的陈瑛反应过来狠狠地捅了他一下,他才跪下行礼。

    “臣定当不辱使命,战胜凯旋!”陆子籍毕恭毕敬地磕头接旨,每一个字都像是重重地掷于地上一般,也重重地敲在陈瑛的心上,砸得生疼。

     退朝后陈陆二人并肩而行,只是陈瑛看上去闷闷不乐的,像是有什么心事。

     “怎么?怕我抢了你的功劳不成?你都已经是一品护国将军了,还看得上这一份平定乱事的战功么?”陆子籍为了缓和气氛,对陈瑛开玩笑。怎料陈瑛听了以后一言不发,到了宫门口跨上马飞奔而去,急得陆子籍赶紧策马去追。好容易是在将军府追上了,仍是一头雾水的陆子籍叫住他:“陈瑛!你干什么!怎么说走就走!”说罢翻身下马,要拦住他的去路。

    “到底是谁说走就走!”陈瑛也跳下马,狠劲一推,陆子籍猝不及防坐在地上。他从怀里摸出荷包,一把扔到陆子籍头上,“你的东西我不要了!给我滚!”

     “你至于吗!为了区区战功!你就这样跟我怄气!”陆子籍也无名火起,从地上跳起来,怒目而视。

     “战功战功,你的脑子里只有战功!你就不能想想…想想我…”陈瑛背过身去,最后几个字压低了声音,陆子籍没听清楚。

     “想想什么啊,你说清楚点!”陆子籍拉住他,“进来说话,在外面吵多不好看。”半拉半扯地是把陈瑛给弄了进来。侍女们一看这两位的架势不禁心里发凉。陆子籍给她们使了个眼色,她们马上心领神会,步履匆匆地在二人之前打开了正房门,然后马上退下,悄悄地躲在了后窗边上。


    “你放手!”陈瑛一甩手,甩开了陆子籍,扭过头去不看他。

    “你冷静冷静。”陆子籍没去缠他,自顾自地坐下了。一时间,房内一片寂静。

     陈瑛心乱如麻。骁骑军跨过了城北防线,也就意味着拿下镇南关是轻而易举的事。原本以为依靠山高天险可以抵挡一阵子,但没想到他们竟从几个小国借道,不惜耗费多好几倍的粮草绕道来攻,靠正面防守,南屿根本不可能赢。他不想陆子籍去送死,但圣旨已下…


    “不管能不能赢,你都要等我回来。”陆子籍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陈瑛身侧,像是看穿他心事一般,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我怕我等不及…骁骑军可是他们的王牌…”

“就算是必死的战役,作为将领也不能不去。”

“你不要说这样的话……”陈瑛急得要去捂他的嘴。

“琬祯,你知道我此行是为了什么,你还不明白吗!”陆子籍抓住他的肩膀。“来不及了……你的计划…什么都来不及了……”

“非要赶尽杀绝才好吗……”陈瑛眼眶发红,嗓音嘶哑。

“这是宿命…逃不掉的。”陆子籍搂着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白玉牌,放在他手里,“拿着这个,可调我帐下三千死士。这是我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

玉牌放在手里尚有余温,微微闪着莹润的光。上面刻着“陆”字,背面则刻着双虎;大小刚好够攥在手里,黑色流苏略显凌乱地搭在他的手腕上。

“我的全副身家可都交给你了,你不许不等我回来,听到没有?”陆子籍环抱着陈瑛,在他耳边说道。

“夜宿七盘岭,你好生保重。”

“我晓得了。”

“你也不许不要我,听见没?”

“好。”


【琼华门】

五千横海军,整齐地排列在门外。陆子籍站在阵前,等待领旨出征。风吹得他的盔缨轻轻摇动,他身后的军队如一片笔直的树林一般,整齐而肃穆。

陈瑛也披挂整齐,站在皇帝身后,文武百官之前。

“宣旨。”皇帝发令道。陈瑛从他身后走出,面对着他,与文武百官一起行礼。

“朕命一品镇国将军陆子籍为横海军主帅,前往镇南关支援,抵御外敌来犯,钦此!”

“吾皇英明!”陈瑛起身接过圣旨和帅印,转身定了定神。他深吸一口气,向陆子籍走去。陆子籍站在台阶下,仰着头眯眼往上看,阳光有些晃眼,只能看清楚有一个人正向他走来。台阶很长,可对陈瑛来说却好像是走几步路一样短。他已经尽可能的放慢步伐,却不可避免地离陆子籍越来越近。

他终于来到了陆子籍面前。

陆子籍跪地行礼,毕恭毕敬地接过圣旨。他只看见陈瑛的铠甲和军靴。

“夜宿七盘岭,将军多添衣。将军保重。”语气平淡,不带一丝感情。陆子籍偷偷瞄了陈瑛一眼,然而陈瑛站在背光处,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待陆子籍起身拜谢时,陈瑛已经转身走上了台阶。

不见也好。陆子籍苦笑了下。

“臣告辞。”挂起帅字旗,陆子籍最后一次行礼道别。陈瑛和满朝文武一起目送大军离开宫城,当帅旗渐渐变成一个小点最终消失不见时,他忽然心下一阵痛楚。这似乎不是个好现象。

他会回来的。陈瑛苦笑着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