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你到底是谁?!(四)

手贱刷新以后文章就没了,只能重写😂再不能闹着玩儿了,穿越是件严肃的事😂裴纶和陈俊生的新身份也会给他们带来一点麻烦😒明天七点有课所以可能会写两天hhh
-------------------------------
陈俊生换上飞鱼服,曳撒的裙摆散开,顿时添了不少气势。腰间佩挂的绣春刀更是让他气场倍增。儿时看过那么多武侠小说,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成为了大侠,啧啧,陈俊生今天两米八嘿嘿。
“出门向东一直走,看见有个荣悦斋就去买点儿点心,给千户大人送去。”沈炼收拾好地上的铺盖卷儿,头也不抬的说道。
“还有,若是要追逃,千万别逞强,能逃出来的都是高手,我都未必抓得住,你不会刀法容易吃亏。”沈炼语调平和得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这样的家常话题。
“要是真的碰上,想办法伤他。”
陈俊生咽了口唾沫,松了松领口。那绣春刀可不是一般的沉,陈·乖巧听话·年年三好生·秒怂·俊生生怕被发现自己是假的,因为他从沈炼那听来,裴纶耍棍也是一把好手。

我耍流氓更厉害你信不信。

沈炼匆匆换好衣服便出门了,陈俊生紧随其后,二人在巷口分开了。
沈炼担心陈俊生那个傻子万一死了怎么办。
陈俊生也觉得。

贺涵一大早起来,看见桌上摆着一份鸡蛋饼,感到十分懵逼。
海…海螺姑娘…?
“把你的下巴从地上捡起来,过来吃饭。”裴纶的声音从厨房的一角传过来。
贺涵赶紧跑过去看看厨房是否还健在,裴纶是不是在地上跟他说话。
厨房没事,裴纶也没事……
“这都你做的?”
“那可不咋的。”裴纶端着盘子出来,又拿了两双筷子。
“哪来那么多面粉啊?”
“你怕不是真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吧,柜里就有嘛,也不用多少。我做了好多遍,才试出来一个方子,又香又好吃,还不油腻。有点弹性但是不粘牙,这样最好吃。”裴纶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贺涵惊了,“你对吃的那么有研究啊……”
“那这家伙你说说,我们天天在外边儿跑,这十里八街有什么我们不熟的?再说了,普通人未必能吃上好的,咱这一身官服,'咔'往那儿一坐,人家自个儿就把好东西给你弄(neng)上来,还愁不知道?”裴纶笑了,一提起吃的他就莫名开心。满口的东北大碴子味儿,贺涵觉得他和裴纶就差个炕就能唠起来了。
饼的味道果然不错,贺涵赞不绝口。
“要搁以前,我天天做给我家那沈炼吃,变着花样儿做。他自己还是瘦的不行,把那猫给养肥了,肥的都抱不住。”提起沈炼,裴纶一脸笑意。
“他自己不做饭么?”
裴纶笑着看了他一眼,“做啊,他做的饭哪是人吃的?一碗面条清汤寡水地就打发了,要不能那么瘦嘛……”
贺涵愣了一下,才明白裴纶在笑什么。

“我的俊生,怎么这么命苦啊……”贺涵心里充斥着妈妈特别爱看的肥皂剧里的台词,女主角悲情的嗓音和苦情戏背景音乐在脑海里循环播放。
“不许笑了,快吃饭,一会儿去上班。”贺涵佯怒,埋头啃饼。

二人来到车库,裴纶坐在车上,不住慨叹:“我们还骑着马呢,一日最多行五十里,这大铁壳子岂不是一日能行百里啊……”
“不止,能走几千里呢。”贺涵轻笑。
裴纶像个好奇宝宝,坐不住,这也要摸摸那也要看看,嘴里啧啧称奇。车外的世界更是吸引人,裴纶眼里都放光了。
“哎我说,您能不能矜持点儿,装装样子,别一会儿进了公司一开口就露馅儿了。”贺涵看着前方的路,偶尔侧头看看副驾驶座上的裴纶。
“嗯……行吧……”裴纶垂头摆弄手机。
贺涵用余光瞥见裴纶的样子,心想,那裴纶会不会是俊生的前世呢?连垂头丧气的模样都有几分相似呢。

陈俊生买好点心回了镇抚司,旁人都来问他怎么样了,他搪塞了几句,人们见他蔫蔫的样儿,都只道是吓得不轻。
抽签的时候他一直在心里祈祷着,把他知道的所有宗教的神都求过一遍,然后展开签纸一看:
追逃。

有没有再来一张的啊喂!

千户待裴纶还不错,说他既然没完全恢复,就给他配了三个总旗,兼带十五个小旗,兵分三路出发,在城南一个酒楼厢房里抓人。
陈俊生骑不惯马,缰绳握得紧紧的连指节都泛了白,生怕一个不稳自己就掉下去了。
等到了酒楼,几个总旗一亮腰牌“锦衣卫办案”,里头的人大气也不敢喘,指了路便由得他们上去。然而那人还真是个高手,先进去的几个小旗都被打趴在地上,自己翻了窗跳出去。
“大人,那张景跑了,卑职安排了几个小旗在楼下截他,恐怕已经撑不住了,我们必须要快点。”
“好。”回答得倒干脆,心里还是怕的,自己不会武功不懂刀法,真是碰上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了楼下,张景已经在跟小旗们打得难解难分,陈俊生握着刀一时也难以上前,怕误伤了小旗。
“想办法伤他。”陈俊生想起沈炼的话,可是怎么伤他?
他瞥见酒坛子,心想,这样也能混过去吧。
于是大家看见裴百户大人今天竟然没有使用酷炫的刀法,而是抡起板凳一通猛砸,张景忙着脱身竟没注意到裴纶没有用刀,正欲还击时又从天而降几个酒坛子,结结实实地扣在他头上。
陈俊生砸得起劲儿,嘴里还念叨:老子当那么多年好学生,就喜欢当混混就喜欢耍流氓,呸。
“大人,大人!上面有令,此人不能留。大人一定要手刃了他不能留他活路啊!”总旗拦住了他,告诉他这么打那人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陈俊生一听有理,立马拔出刀来横在那人颈上。可刚才那股劲儿已经没了,现下手抖的不行,哪还能下手杀人了?
张景一看裴纶迟疑了一会儿,准备跳起来躲刀呢,结果就被割了喉。
陈俊生一直偏着头不敢看,感觉刀下有动静,一闭眼一咬牙一狠心一动手,顿时一声闷响,手上溅了血渍。
“回大人,张景已死。”
“走吧。”陈俊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一路上陈俊生都魂不守舍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张景的死状。这是他第一次杀人。作为锦衣卫杀人是正常的,可他不是锦衣卫啊,他怕他杀了人,以后停不下来怎么办……他怕鬼魂来索命,天天做噩梦怎么办……他害怕得都快哭了。身旁的总旗见他异样,关切地问:“大人,可是身体不适?”
“没什么。写完文书回家歇息一下就好。”

裴纶坐在办公室里,看了一会儿报表觉得无聊,想摸个烟斗,发现自己不是裴纶了。那可怎么办?他翻箱倒柜,找到半包烟,还翻出来一盒火柴。
这下可好了,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的,好几次险些触发了报警器。
“裴纶你在干嘛?!”贺涵放下手头的事情跑去办公室,被呛了一大口烟。
“哦,烟瘾上来了,没有烟斗。”
“你哪来的烟?”
“柜子里的。”
原来是客户落下的,贺涵松了一口气。
“别抽这么多,回去我再给你买一包。少抽点,一会儿报警了就从你头上淋水你知道不?”
裴纶吓得掐了烟。

有好奇的人偷偷向里望着,办公室是玻璃的,可以看见烟雾里的两个人,好像在吵架。
于是他们用眼神交流了一下。
“陈总以前都不抽烟的,看来是压力太大了,我们可得加把劲儿啊。”
“是啊你看他上次来,脸上没有表情,还不愿意加班,以前从不这样,好像是生气了。”
“唉真的可怜,加油拯救陈总吧各位。”

“你们什么也没看见,不然今天加班加到十二点,敢跑的扣工资。”贺涵一脸冷若冰霜的样子。
众人:人在公司坐,锅从天上来。

陈俊生回了家,洗了好几次澡,还是觉得身上有血腥味。
“正常,我第一次也这样。”沈炼淡淡地说。
陈俊生还是恶心得直想吐。
“害怕么?”
“嗯。没杀过人,怕他找我。”
“你没经验,过几天就好了。”
“是我休息不够吗?”
“不是,是杀的人多了,怨魂都得抢着找你,谁都抢不上还有什么怕的。”沈炼抱着猫,似笑非笑。
“别说了…”
“哈哈,行,不说了。记得写文书交过去。”沈炼把猫放地上,“想吃点东西么?”
“不了,我睡觉。”
“随你。”
沈炼转身欲走,看着炕上睡着的人,凝视了好久。他怎么就不是裴纶呢……

唉。
沈炼叹了口气,轻轻地走过去,给那人盖好被子。
“走吧二黑,咱爷俩吃饭去。”

-----------------------------
请自动脑补裴纶东北腔😂我炼哥只是平常有人做饭所以他懒!才不是难吃得要死呢!不然二黑怎么还活着!(其实已经被饿死八条命的二黑终于在最后一条命的时候遇见裴纶hhh)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