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宁晖

你我本是陌路。
我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为你沏上一壶热茶。
许多过路的迷茫灵魂都会找到这里。听完故事,就启程了。
你无需记得我。
我只是看客。

你到底是谁?!(六)

没完!这章不是完结!别动手!你动手我就…给你拜年了!

……有宝宝说他们会不会思念彼此…你猜? 关于街上的所见所闻都是根据周密《武林旧事》写的,朝代有出入不过已经尽量避开了。考据党放过我。

--------------------------------

昨天答应过陈俊生,今天陪他出去逛逛。沈炼一大早便起来,换好衣服,蹑手蹑脚地出了门。

眼见着外面的衣服快干了,赶紧收进来;地上尘灰多了要赶紧扫扫;给二黑添上水,把大门开了…

“你起的真早,我以为休沐日你会再睡一会儿。”陈俊生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揉着眼睛望他。

“不是要出门嘛……先收拾好了才放心出去……”沈炼看他睡眼惺忪的样子,不禁失笑,“你快去洗漱吧,我们可以出去吃早饭。”

“昂……”陈俊生一边打哈欠一边应着。



虽然是早,但是街上已经热闹起来了。各种职业的小经纪在街上吆喝宣传自己,酒楼也都开张挂出旌旗…这一切,陈俊生只在无聊狗血的古装剧里看到过,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繁华都市是个什么样子,他目不暇接的样子逗乐了沈炼,“当心撞着人。”

“真是繁华啊……我从来没见过……”

“好了好了,别光顾着饱眼福,还要饱肚子呢。”沈炼这一说才把陈俊生的视线拉回前方。

羊脂韭饼、科斗细粉、玲珑双条、七色烧饼、糖叶子、豆团、麻团、辣菜饼、煎白肠、水晶脍……一路上都是美食,依着陈俊生的意思,看见有什么好的就买,一边走一边吃,反正还要去赏景,不耽误这点时候。

“随你。”沈炼今天就是负责带路兼给钱的。



很遗憾,裴纶和贺涵并没有享受到他们的休沐日,也就是周末。

“周末加班是现在的传统吗?”裴纶丧着一张大脸,苦兮兮地说。

“不是。我们这样的公司不存在周末,要有也只是一天半天的小休息罢了。”贺涵并不打算理会这个随时要溜走的人。

裴纶老老实实坐在办公桌边,打开电脑看那些让他头疼的文件。

“行啦,大不了晚上再请你喝一顿。”

“好……”

“但是不许耍刀!”贺涵打断了裴纶的话。

“你还记得呢……我不是也没伤着你嘛……”

“你说我记不记得!?”贺涵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夜晚,刀花转出来的风吹起自己刘海的那个瞬间,他以为自己阳寿将尽。

“好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了。”裴纶赔着笑。



“这皇城内哪有什么景致,不如我带你去个地方。”

正说着,他们来到一座深山里。

“这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沈炼开口说道。

“有个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沈炼白了他一眼,“这个老和尚是住持,你见到的画都是他给的。”

“我一直以为出家人的丹青都是佛道为主……”

“如今可算开了眼界吧?”沈炼偏过头去看他。

“还有这深山竹海,真是个避世的好去处,在这里修行,定是要得道的。”陈俊生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纯粹的美景,在现代可什么都没有了。

美景实在震撼,二人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叨扰了这世外仙境。

“我真想不到,你竟然也会有这么'心如止水'的时候。”陈俊生戏谑地说着。

“我身上背着那么多条人命…哪里还能心如止水了…”沈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在做锦衣卫前,是上过战场的…”沈炼把从前的事娓娓道来,陈俊生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话,好像是在听说书人讲故事,又好像是一个遥远的声音,飘渺的讲述历史。

不知不觉间,走过了竹林,走过了溪流,走过了古刹,走出深山。

“光听我说话,是不是挺厌烦的?”沈炼笑着偏头看他。

“不会……我觉得我们…挺投机的…”陈俊生确实没在敷衍他。

“现在这个时候,京里的和酒该上来了,今天我们去尝尝?”

“行。”

两人并肩走着,越挨越近。



“贺总…贺大官人……”

“打住。干嘛?”

“我能换点儿别的看看嘛?”

“你算了吧这你都未必能看得懂,”贺涵嘲讽地说,“谁让你一穿越过来就身居高位呢,接受吧裴大官人。”

“诶,贺大官人言之有理。”

贺涵听着这奇怪的称呼觉得好笑,上一次他听见大官人这个词,是什么时候了……?



西门大官人?



“裴纶你以后不许这么叫我!”

“……?”



沈炼二人走了一圈儿,已经下午了。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酒楼,沈炼说那里的和酒酿得最好。

酒的度数不高,但是酒过三巡还是有些许醉意的。

“沈炼…你知道的,我不属于这里,但是我属于以后…你想知道以后的事吗?”陈俊生面色微红,看样子不是个能喝的人。

“我知道了又能怎样?我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但我知道我以后还是要死的呀。”沈炼把玩着杯子,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

“你…贪生怕死?…怎么可能……”

“只是表面上不怕而已……谁心里能不怕死呀……”

“我比你更怕…我什么都怕…我知道我自己软弱无能…一遇见事儿就想躲…跟别的女人好了不敢跟妻子说,家庭搞得一团糟可我却不敢去面对去处理…”陈俊生觉得自己的人生失败透了。

“你们不许有三妻四妾?”沈炼的重点好像偏了。

“废话。”陈俊生抬起头来丧丧地骂了一句。

“我年少的时候,遇事横冲直撞…做了不少错事…有时候不敢去面对却不得不面对,心里还是有些想逃避的,但是做不到…上天逼着你做逼着你往前走……”

“那我们真是同病相怜啊。”陈俊生和沈炼碰了碰杯。



“我告诉你裴纶,今天你不许碰刀!你要是敢碰我就剁了你的手!”贺涵决定要事先约法三章。

“行行行,贺总说什么都对。”裴纶笑得像个大脸猫。

“行了你,怪酸的,别贺总贺总的…”贺涵招呼服务员点菜,要了两壶酒。

“这饭馆儿…感觉跟京城特像啊……”

“人家那是复古特色,你不懂了吧。”

“还复古呢……以前哪有现在这么好啊,想吃啥就有啥,以前让沈炼去买个点心还得看季节呢。”裴纶喝了一口酒,“这玩意儿真带劲。”

“你别喝多了,我还得费劲整你回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贺涵,今朝有酒今朝醉你知道不?你们现在天下太平,可我那时候的习惯可是贪着日子过的,贪得一天是一天,过舒坦了要不怕明儿就死了……”

“别贫了你,你这一时半会儿还回不去呢。”贺涵给自己满上一杯,饮尽,“是有点带劲。”

“你说万一我真回去了你还记得我不?要是记得哪天就上京城的荒山里头给我上柱香啊……”

“……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好好喝着酒呢让我给你上香去,别人听见了还不拿我当神经病呀……”

“怕啥让别人听见,我这是拿你当兄弟了才这么说…让我兄弟以后记得我就去看看我,不记得就算了,反正咱俩也不该见面的。”裴纶喝得脸都红了。

“…瞧你这话说的,你上回耍刀没把我吓死,我要是还能忘了你…那我得是个傻子…”贺涵想起裴纶耍刀就心有余悸。

“都在酒里了!喝!”

“……”贺涵:关爱智障的目光.jpg



“我要是哪天走了,就会把这世上我该有的记忆都带走的。”陈俊生声音低沉,但说话还是挺清晰的。

“嗯。”

“我…应该不会忘记你的…”

“说那些干嘛…其实你我本不应该相见的,不是吗?”

“我只是突然觉得,你是个挺好的朋友…咱俩挺像的…”

“我没有那么怂。”沈炼笑着看他。



……朋友你这样怎么聊天?



“反正我…我觉得你这个朋友交得挺值…要是从此回不去了倒也无所谓吧……反正在哪都是一样这么混着的…要是回去了也好,我要是记着你就给你上柱香……”

“……虽然感觉不太对但是说得好像挺有道理的……”沈炼面无表情的思考了一下,得出结论。

“是吧……我就说你……挺好的……”话音刚落,陈俊生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真是的……”沈炼无奈的摇摇头,“酒量也太差了吧,难道以后的人连酒都没得喝么?”

月亮已经悄悄地爬上树梢,月光下是孤零零的小巷,和两个黑影。一个正趴在另一个的肩上,睡得正酣。



不记得我也无所谓吧,我心里大概也是因为以后你我不会再相见,才放心大胆地说出自己本来打算深埋心底的事情啊……



“裴纶,裴纶你别唱了……你消停点咱打个车回去…”贺涵手忙脚乱地扶着裴纶,还要腾出一只手招呼车辆。

“嗯…哼哼……”

“真拿你没办法。”贺涵费了半天劲才把裴纶安置在车里,然后跟司机说目的地。奇怪的是,刚才硬要唱一曲小调的裴纶此刻安静地睡着,贺涵的衣服头发都乱七八糟的,心情也是乱七八糟的。

等回了家,给那滩烂泥换好衣服,自己再洗漱睡下,已经快凌晨了。

裴纶说的那番话,就当作是喝醉了吧。什么时候换回来了再说吧。



真·养了个祖宗。



------------------------------

啊好累啊……我准备开学考试了所以还要忙着复习补课……

真的要完结了,但不是现在。

随意揣测了一下沈炼的心理。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软肋吧……沈炼有也不奇怪……坚强只是他无处安放的软弱罢了。

食用愉快😘

评论(10)

热度(28)